學滑雪的初始動機:增進團體心理治療功力

這是我有滑雪季票的第四個冬天。

在老公買我的第一張滑雪季票之前,我有機會上山滑雪幾個小時,那幾個小時,我沒有體會到任何滑雪的樂趣,我只有發現:坐在纜車上我很怕高、我很怕下坡的速度、雪靴超重連要上廁所都很麻煩、站在高山上看出去我的心就一直蹦蹦跳。後來,是老公一句話,讓我這個沒什麼運動神經,大半輩子跑不遠也跑不快的書呆子決心要學滑雪~

老公說:滑雪可以幫你變成更好的心理治療師:因為你要在移動中,快速整合內外在的訊息~

這句話完全擊中我的要害。

從小缺乏運動細胞的我,身體很少需要在快速移動中整合外在與內在的訊息(國中時我們班流行打籃球,我一向在旁邊看,又常常沒看清楚球怎麼進去的,所以在美國生活多年也實在對於美式運動沒什麼興趣)。

以身體型與聽覺型為主要訊息接受管道的我,快速整合視覺資訊的能力也一向較弱,這點在帶領團體時,讓我遇到瓶頸。

在美國大學諮商中心帶領 Yalom 的低結構人際互動團體時,我需要能夠快速地掃視全場,將我所看到的各團體成員肢體語言,結合他們的外在言語溝通,再於內在分析團體動力目前所需要的重心在哪裡?每個成員可以如何從團體互動中獲利?老實說,帶團體時,雖然我話不多,但是內在可忙得很呢!

只是,除了在團體中訓練這些技能,還有哪邊可以給我這樣的訓練呢?

老公的一句話,讓我完全同意,我需要挑戰自己,這個南方姑娘,在北國學習滑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