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聲響起 & 慢療~

我的個人諮商工作室開在一個叫做Moscow的小鎮。Moscow(Idaho 愛達荷州)距離我住的 Pullman 大概開車是十五到二十分鐘。Moscow 還保有著六零年代社區人情味,短短幾條街上,有著好幾家很有人文味道的書店、咖啡廳、餐廳、藝廊、百年建築改裝的電影院。天氣好的時候,在小街上,有緩慢散步的老人,推著嬰兒車慢跑的父母。週末夜晚,可以從窗外看到咖啡廳之內的音樂會。我自己住的 Pullman沒有這樣的小街,大多時候,你可以在路上看到車子,但街道上大概看不到超過十個人。

早上,在臉書上聽到朋友分享 Joan Baez 的音樂,在她柔美的歌聲中,我才鼓起勇氣閱讀近日新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E4ywDFSR3k#t=1413 (音樂會)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kNsEH1GD7Q (一首歌, We shall overcome~)

諮商工作室所在的小鎮,上周六發生槍擊事件。幸運的我,在美國十年多都住在比較平安的鄉下,所以這是距離我最近的槍擊事件,而且發生在我很喜歡的小鎮。

心很痛~

有一種被撕裂的感覺~

雖然都是我不認識的人,但在這個只住著兩萬多人(包含大學生)的小鎮裡,受到影響的人真不知道有多少?

讓自己好好感受,心痛與胸痛,以及淚滑下的感覺。

想起昨天寫下的,要有勇氣看見黑暗,才能看見暗夜中的一點星光。

剛好,也看到高中同學當編輯獲獎的消息,「慢療,我在深池醫院與1686位病患的生命對話」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24797

中文版的介紹詞是這樣開頭的~「疾病醞釀了多久,療癒的時間就要多長……」

殘酷的行為在人類歷史上已經存在很久了~這樣的社會疾病也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慢慢療癒。

老公給我看一個網站,上面有芝加哥的謀殺案統計數據,最近十年確實比一九七零和九零年代降低不少。想起在槍支比較不普遍的社會裡,戲劇中卻有比較多的近身肉搏戰。週末正好看到幾個中文武打片的剪輯精彩動作,發現習慣看武打片的華人,對於近身暴力攻擊的忍受度真的比較高(我老公看不下去,還有,我完全不敢邀請他看賽德克巴萊電影,他應該會有創傷然後做噩夢。)

整體來說,世界並沒有變得更殘酷,但同時,世界上依然存在著殘酷,而殘酷與新時代的發明繼續交織變形。

或許,當整個社會投入太多心力在快速翻新科技與商業設計時,我們真的需要記得,療癒與社會系統的進化不是一件可以速成的事情。

放慢腳步,才能從全人與系統的觀點繼續療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