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原則一到原則四(從基本理論中發展出有創意的治療法)

原則一:創傷是儲存在身體裡的程序記憶,治療創傷時,治療師需要幫助個案,在身心回到容納之窗的狀況下,重新改變此程序記憶。

原則二:上一個原則講到,創傷是儲存在身體裡的程序記憶;可同時,創傷免疫復原力(resilience)也是儲存在身體裡的程序記憶。

原則三:要培養新的身心程序記憶,修改來自過去的身心程序記憶,「過程」遠比「結果」來得重要

原則四:在重視過程(process)而非結果的氛圍中,我們可以開始練習客觀的觀察與描述(objectively observe and describe),這也是了了分明的正念或靜觀(mindfulness)的第一步驟。

當我們把原則一到原則四放在一起,可以這樣歸納:

創傷治療,一是幫助個案改寫因創傷而留下的,帶給我們困擾的程序;二是幫助個案培養出因為阻礙而未發展出的創傷復原力程序。

當注重過程的治療師陪著個案用一種好奇,而非驚恐失控的身心狀態,去觀察並描述這創傷程序中的一個小小成分(例如,堅硬的肩膀),此時,過去的程序習慣也就開始被改寫的第一步。因為,創傷所引發的是像火山爆發般快速失控的身心程序。而當我們能夠踩煞車,退後一步,慢下來,細細觀察其中一個小細節,這一小步其實是好大的一步!

當治療師陪著個案發展出如何調節身心的各種復原力,即便在外表上不一定是直接針對創傷症狀或起因工作,卻也是在培養重要的創傷復原力。因為,要能夠做到踩煞車再往後退一步,這背後需要好多的創傷復原力所提供的身心資源,例如,已經可以信任治療師給予指導的資源,已經有對於自己能夠改變身心狀態的基本信心,已經有可以調節意識狀態的彈性,已經對於身體不那麼害怕。以上這些創傷復原力,不需要我們不斷直視創傷或症狀就可以培養,相反地,有時候,治療過程中需要反其道而行,才有辦法在新的領域中培養出這些創傷復原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