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偶像劇花千骨 vs. JoLin 的 Play 呸

jolin-tsai-play

(圖片來自網頁,如有侵權請告知)

 

我在 iTune 上下載蔡依林2014年專輯中的主打歌之一:Play 我呸,以及 iTune 上的專輯封面(上圖)。剛看到這個封面覺得有點訝異,不太清楚蔡依林想呈現的是什麼?我是到去年才真正聽過蔡依林的歌,吸引我下載他的專輯是因為我看到充滿叛逆感的 I’m not yours MV,以及為同性婚姻權利發聲的 不一樣又怎樣,所以一開始看到蔡依林被綁上粉紅色絲帶隱含 BDSM 的封面有點錯亂。

一直到我讀了專輯介紹:「在心口不一的時代,用玩笑樂觀面對,用音樂戲謔世界」。才會心一笑,好像懂得為什麼 JoLin 大方地擺出自己被捆綁喂糖果的照片,但整張專輯裡面的她卻又可以是充滿力量的女妖。這一些都是 Play~ 都是角色扮演罷了!

在「從聽故事開始療癒」一書當中我提到 BDSM (皮繩愉虐),是在雙方協商並同意的狀況下,進行綁縛與性調教、支配與順服、施虐與受虐等性互動,以達到歡愉與享受(p.271)。上面這個定義當中,最重要的一句話是:在雙方協商並同意的狀況下。也就是說,這是雙方同意的角色扮演遊戲。或許在某個晚上其中一方同意扮演順從者,但是在真實生活中,這個人並不永遠都是沒有權力的下位者。甚至,可能現實與遊戲剛好完全相反。已經站上天后位置的蔡依林,也就不擔心偶而扮演撩人遐想的甜心會真正減低她擁有的 power。

過去幾年來,「虐心」和「虐戀」這些詞變得很流行。每一年都有幾齣偶像劇在比哪個主角最虐人心。去年(2015)被我注意到的中國偶像劇當中,可以冠上虐心虐戀之最的,大概就是霍建華與趙麗穎的「花千骨」啦,不但是無法為正派容忍的師徒戀,師徒分別被銷魂釘打得全身是血,最後連咬唇吸血的情節都上來了。

「花千骨」中的師傅白子畫一直用一種威權的方式來對待徒弟花千骨,從來沒有問過花千骨在想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白子畫只用自己認為的對與錯來判斷是非。白子畫所謂保護世界的方式就是犧牲與虐待自己與花千骨,這樣的虐待凸顯出權力的不平等,而且這樣的虐待是沒有止盡的。

即便故事後來揭曉花千骨是女媧後代,獲得所謂的洪荒之力變成妖神,花千骨這個妖神與白子畫這個半仙,還是無法建立平等互動的關係。白子華自己決定花千骨的死。而唯一能夠讓花千骨與白子華在一起的關係,就是花千骨完全喪失記憶與神力變成依賴白子畫的小女孩(永遠被放在順服與被虐的位置)。

從這個角度來看,不管是花千骨或其他霸道總裁虐心偶像劇(包括美國電影「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其實都比 BDSM (皮繩愉虐)來得「未進化」。因為劇中女主角並不是暫時角色扮演順從的甜心,而是不斷被整個系統壓迫在一個順服的位置。

所以,我就突發奇想,覺得最適合花千骨妖神的結局其實是走進蔡依林的專輯 Play,我呸~

cover

(蔡依林,蛇髮女妖美杜莎 Medusa 的造型)

Hey I wanna rule my world
I don’t wanna be your girl
And I just wanna be myself
I’m not your girl

(I’m not yours 歌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