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喻、故事、與身體(一):伴侶諮商

八月受邀,答應要去北京講三個小時的隱喻故事與身體律動的體驗工作坊,之後,再接著有兩天的工作坊。其實,接到邀請我有點意外,花了一點時間整理自己,才決定答應這個邀請。

為什麼?有幾個理由,一,我的專長不是對兒童工作,我的個案年紀最小的十三歲,最老的九十一歲。可是隱喻故事在很多人心中是講給孩子聽的。中國內地也有人把對兒童輔導的隱喻故事整理成書了(故事咨詢師:心理輔導的隱喻操作)。我使用隱喻與故事的方式,跟大人講故事給孩子聽,或治療師講治療故事給個案聽的方式不太一樣。這樣的方式會是其他人想學的嗎?

二,我從來沒有正式拿過催眠跟 NLP 或容格原型心理學訓練執照,Milton Erickson 被公認是隱喻故事治療的大師,不過我跟他的熟悉程度就是只有讀過一本書。我喜歡容格的傳記,但也不敢說我對他的原型心理學有專門了解。所以,從十幾年前開始,當我在治療中持續使用隱喻跟故事,我仰賴的是什麼呢?

是治療師跟個案之間的信任關係,以及這樣的信任關係所帶出來的,治療師跟個案同時對於人性潛意識層面抱持的好奇童心。正因為這樣的信任,讓個案可以自己產生力量強大的隱喻!

除了信任感與好奇童心,支撐我的理論是,心理劇、情緒取向婚姻咨商(EFT)、依附理論、了解創傷與身體的感官動能心理治療。

13133193_895219353955342_7191828608638994639_n

上面這張照片,是個案授權讓我拍的。這跟十幾年前我在大學咨商中心工作的時候,就開始使用的隱喻故事與心理劇是一派相傳的。只是,加上了更多對於創傷以及配偶咨商的了解。我在治療中會跟個案一起創造出他們對自己的隱喻認同,然後,如果個案的配偶關係有足夠的安全,個案常常會在某個時候想跟配偶分享自己的隱喻認同,也想聽聽對方的回饋,以及對方是怎麼認同自己的。

在美國,許多媽媽們對於當母親的隱喻認同是,Mama Bear,黑熊媽媽。

在教養孩子的時候,黑熊媽媽如果驚覺到孩子可能有危險,就會立馬衝出來,阻止孩子,甚至跟先生吵架。

可是,這麼一來,黑熊媽媽,變成婚姻關係的殺手。

先生一看到黑熊媽媽,不是退縮成變色隱身的蜥蜴,就是會在被逼到牆角的時候,變身成噴火龍!

於是,噴火龍跟黑熊之間展開第三次世界大戰啊~

其實,黑熊媽媽的心底,帶著童年被忽略的傷口,噴火龍的身上,也有著童年被火灼傷的印記。

他們都不喜歡吵架,甚至,不止不喜歡吵架,是對憤怒有著很深的恐懼。

發完脾氣的黑熊跟噴火龍,都被羞愧完全淹沒了。

羞愧像是黑暗幽谷中漫天的迷霧。

於是,黑熊跟噴火龍之間的距離又更遙遠了。

 

當一對夫妻有機會用動物隱喻看到彼此之間是如何造成這個距離,原本卡在彼此之間的溝通模式就開始有轉變的可能性。雖然蘇強生的 EFT也使用比喻,例如,使用舞步來比喻雙人之間的溝通模式。但是,我自己覺得,對華人來說,西方的 EFT 如果整合上華人原有的隱喻故事文化,可以更輕鬆地幫華人夫妻 de-escalate,讓夫妻兩人之間的怒火降溫的比較快。

同時,隱喻也讓夫妻同時對自己跟彼此的內在世界開始發展同理心。看到傷痕累累的黑熊與噴火龍,很容易勾起對自己跟對伴侶的同理心。

要同理深層情緒,治療師除了用溫柔語調反覆強調內在情緒之外,如果能夠善用隱喻,或許更能有直指人心的效果。 (PS:上面照片中的個案不是華人,我覺得西方個案也很適合使用隱喻,畢竟,隱喻跨越東西,存在于集體潛意識數千數萬年~)

文字:胡嘉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