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同在一起,面对不完美的世界(简体版):(二)各自失去一个月防疫黄金期的武汉与西雅图

第一部分:台湾经验之反思

第二部分:各自失去一个月防疫黄金期的武汉与西雅图

COVID-19 以前所未有的传播与发病方式,挑战着世界各地的不同体制与文化。

没有言论自由的地方,消息会被打压,但是,有言论自由的地方,消息会被淹没。

而不管有没有所谓表象的言论自由,失败的官僚体系在不同国家形成不同的漏洞。
COVID-19 就像是照妖镜,让一切浮上檯面,而之后呢?就看人类社群如何继续往前走了。

中文世界已经看了一个半月关于当初湖北武汉的管理阶层如何打压消息,造成防疫大漏洞,连基层医疗人员都失去保护自己机会而丧失生命的新闻。

十二月底,武汉基层医生已经注意到冠状病毒造成新型肺炎,一月初,这些第一线的医生已经确认这是人传人的疾病,但却缺乏有效沟通讨论与上报的管道。

參考資料:我做錯什麽了?「發哨子的人」艾芬醫生重述事件, 眾新聞, March 11, 2020。

一月二十三日,武汉封城成为国际新闻。

一月底,西雅图流感实验室的一线医生已经知道当地有确诊桉例。

但是,在一个月内,西雅图的流感实验室试着到处沟通与上报,还是无法说服政府授权给他们进行病毒检测。于是,医生只好在不管联邦政府与州政府法规制度的状况下,开始对手边的样本进行检测。

“To repurpose the tests for monitoring the coronavirus, they would need the support of state and federal officials. But nearly everywhere Dr. Chu turned, officials repeatedly rejected the idea, interviews and emails show, even as weeks crawled by and outbreaks emerged in countries outside of China, where the infection began.“

(为了要重新将(流感)测试改成冠状病毒测试,他们需要州政府与联邦政府的授权。但不管 Chu 博士到哪边沟通,官员就是不同意,同时,这几週的时间内,疫情已经从中国蔓延到其他国家)

“By Feb. 25, Dr. Chu and her colleagues could not bear to wait any longer. They began performing coronavirus tests, without government approval. What came back confirmed their worst fear… ”

(到二月二十五日,Chu 博士及其同事,决定在不管政府授权的状况下,开始进行冠状病毒测试,而他们所得到的结果,证实情况是他们所想的最糟的情况。)

Resource: “It’s just everywhere already: How delays in testing set back the US coronavirus response." 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10, 2020.

一月初的武汉打压,来自于地方上,无知又害怕上级责怪的领导与官员,反映出一个过度威权缺乏由下往上流通讯息的体系,可能产生的根本问题。

而整个二月份,已经看着疫情在亚洲与欧洲扩大却失能的美国州政府与联邦政府,恐怕漏洞更大,反映出美国民主制度面临极大的困境。

trump

一月份,病毒基因序列已经公佈,到了三月,美国各州还没有完善的检测工具与体系。

三月初,一位在加州的護士透過護士協會發表聲明,他都已经因为照顾检测阳性的病人,产生症状而在家自行隔离,但他自己却无法获得 COVID-19 的病毒筛检。

换句话说,三月中的此刻,美国的疫情数据,并不准确,社区感染的程度,很难正确估算!

03/17 补充:真有人尝试用数学模型估算了一下, Tomas Pueyo 的文章被翻译成 28 国语言(簡體版連結),希望能够让大多数人了解,官方数字必定远小于实际数字,但重点并不是要惊慌,而是我们一方面要认真防疫,另一方面也知道,会有很多已经感染但没出现严重症状的人。

Screen Shot 2020-03-24 at 4.17.26 PM

03/24 补充:西雅图的医院從上週開始,已经有医护人员需要用手边材料自己製作口罩,也有医院公开向民众求助,请民众在家用材料缝製口罩支援医护人员。Resources: (a) US hospital workers are making masks, protective gears from office supplies amid equipment shortage, Time, 3/18/2020. (b) 100 millions mask challenge by Providence.

小結~

完美世界的泡沫在世界各地被戳破,逃到某個國家避難,已經不是最好的選擇。

人們能不能看穿二元對立的虛假呢?

當人們無法用 ”我們“ 的生活方式比 ”你們“ 或 ”他們“ 更好這樣的二元對立心理防衛來確認自己的安全感,

人們是會繼續創造新的二元對立?被內在的絕望與不安所控制,讓人性的進化在短時間之內倒退幾百年?

還是,有更多人會從大夢中醒來?練習身心平衡與理性思考?

完結篇:当我们同在一起,面对不完美的世界(简体版):(三)面对体制充满漏洞的不完美世界

作者:胡嘉琪,諮商心理博士,美國華盛頓州與愛達荷州執業心理師

公益心理自助資源:

1-333

1 個人

3 分鐘身心調節

3 件可以實際完成的事

3 個你能夠陪伴到的人

3 關於 “当我们同在一起,面对不完美的世界(简体版):(二)各自失去一个月防疫黄金期的武汉与西雅图”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当我们同在一起,面对不完美的世界(Eng-简体版):(一)台湾经验之反思 | Peace Body Mind

  2. 引用通告: 当我们同在一起,面对不完美的世界(简体版):(三)面对体制充满漏洞的不完美世界 | Peace Body Mind

Frank Lin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