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同在一起,面对不完美的世界(Eng-简体版):(一)台湾经验之反思

我很尊敬的来自四川的杨燕博士,鼓励我把这篇改成简体版,拆成三篇方便阅读。这些年来在美国生活,认识很多让我佩服的在美华人们,让我更体验到,价值观与思考的沟通是凌驾在形式语言之上的。

第一部分:台湾经验之反思

昨天再次看到让台湾经验被世界看见的英文报导(nbcnews),我肯定这样的报导。同时,我也写了一段英文分享我的文化观察,说明为什麽过去两个月的台湾经验,很难被世界其他地区複製。我先生在他的 Twitter 上面分享后被很多人转发,这篇文章就先从英翻中开始吧。

Screen Shot 2020-03-12 at 9.30.03 AM

I am looking at the World Map and here are my observation —

看着眼前的世界地图,我想分享我的观察:

5 reasons why it’s hard or almost impossible to learn from Taiwan’s experiences –

为什麽其他地区很难(甚至不可能)从台湾经验学习的五大原因。

1. The majority of people in Taiwan are a homogeneous group with similar Legalistic and Authoritarian Value-Memes (e.g., Willingness to follow the rules even though they bring you inconvenience. Consideration to others rather than just taking care of self. Effective top-down hierarchical crisis management). Even though there was a heated presidential election in November 2019, there is actually no major diversity of life style to split this island.

第一,台湾岛的居民是一个同质性非常高的社群。大多数人共享着法治系统与威权系统的价值观(例如,即便会给自己带来不方便也愿意遵守规则、除了只考虑自己也考虑他人、非常有效率地从上而下的危机阶层管理)。即便台湾刚在 2019 年十一月经过激烈的总统大选,在这些基本生活价值观上面,并没有足够的多元文化生活方式来分裂这个小岛。

**中文補充:
(a) 對 Value-Memes 有興趣的可參考本部落格之前的兩篇文章:
星際大戰:螺旋動力理論(一)
瑯琊榜:螺旋動力理論(二)

(b) 台湾本身有丰富的多元文化,但这裡谈的没有多元文化生活方式,是指在基本生活价值观上面,台湾居民多习惯溷合了法治与威权系统的生活价值,同时,因为多灾多难,多半也习惯在危机来临时马上启动求生本能,例如,大家不会看到台湾岛民因为疫情延长寒假,几千几万人悠哉集体去海边晒太阳的生活方式。

2. “Nerdy" professionals are valued in Taiwan and are leading the policies & actions of fighting COVID-19 based on professional medical knowledge with advanced-technical support.

第二,台湾重视 “书呆子型” 的专业人士,由专业人员领导的整个抗疫政策与行动,架构在专业医学知识与高端科技当中。

**中文补充:
这裡是在跟美国文化的刻板印象做比较,在美国主流文化推崇仪表美丽能言善道的状态下, “书呆子" 或 “学霸“ 常常受到霸凌忽视而不是崇拜或重用。

3. There are not enough “otherness" groups in Taiwan to become a significant “target of blame." Don’t imagine that there is no discrimination or micro-aggression in Taiwan, it’s just that there are not enough diversity to create diversion.

第三,台湾岛内没有足够的 ”外族(他者)“ 来成为被责怪的代罪羔羊。这并不是说台湾内部没有歧视与 微型攻擊(之前文章:寫給二十歲自己的一封信:解釋什麼是微型攻擊 microaggression,而是说,没有人数够多的不同团体可以被用来转移注意力与责任。

**中文补充:
例如美国总统曾经随口把抗疫转移注意力变成要关闭美国与墨西哥的边境,或限制中国人入境。或者,一开始美国主流社群把疫情看成只有亚洲人在面对的问题。台湾也出现过度责备弱势外族(他者)的新闻,只是这样的言论并未影响岛内的防疫行动。专业医学人员清楚指出,在这时刻开始抓捕非法移工,只会破坏维持已久的医疗照护生态环境,造成防疫严重破洞。我的问题是,那防疫过去之后呢?希望不要出现美国某些农业地区曾经对待墨西哥非法移工的状况,雇用他们採收一整季的水果,然后在要发薪水的前一天通知警察来抓他们。

88106556_2931313120225068_7099523383431266304_o

4. Even though Taiwanese people know that COVID-19 mostly targets physically vulnerable population, they are willing to take actions to protect the elders. Senior citizens are valued and respected because of the traditional Asian culture.

第四,即便台湾岛民知道 COVID-19 对于身体虚弱的人影响最大,他们也愿意採取行动来保护最容易受感染的老人。敬老是亚洲传统文化的美德。

5. As an island living through so much trauma and disasters, Taiwanese have a lot of resilience from the chronic adaptation to Traumatic Stress.

第五,台湾岛经历过多重的创伤与灾难,台湾岛民有着长期慢性适应创伤压力而获得的许多复原力。

**中文补充:
在长期慢性的创伤压力环境中生存,为了适应这样的环境,人们会同时拥有复原力,以及慢性创伤压力相关的身心症状。

小结~

上面的五点只是提出文化观察,没有褒贬。任何体系都有其优点与缺点,台湾本身也已经出现各种反思。上面这段文字的本意只是想分享,让有兴趣的人继续进行思考与观察。人类珍贵的地方就是可以不断透过反思与沟通来瞭解自己与他人。

下一篇:当我们同在一起,面对不完美的世界(简体版):(二)各自失去一个月防疫黄金期的武汉与西雅图  —  “不管有没有所谓表象的言论自由,失败的官僚体系在不同国家形成不同的漏洞。COVID-19 就像是照妖镜,让一切浮上檯面,而之后呢?就看人类社群如何继续往前走了。"

作者:胡嘉琪,諮商心理博士,美國華盛頓州與愛達荷州執業心理師

公益心理自助資源:

1-333

 

1 個人

3 分鐘身心調節

3 件可以實際完成的事

3 個你能夠陪伴到的人

5 關於 “当我们同在一起,面对不完美的世界(Eng-简体版):(一)台湾经验之反思”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当我们同在一起,面对不完美的世界(简体版):(三)面对体制充满漏洞的不完美世界 | Peace Body Mind

  2. 引用通告: 当我们同在一起,面对不完美的世界(简体版):(二)各自失去一个月防疫黄金期的武汉与西雅图 | Peace Body Mind

  3. 徐扬

    您好,我是家庭治疗与家庭重塑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徐扬,您的内容非常有价值,不知可否在我们的公众号进行授权转载,您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联系ftrtcenter@163.com。

    回覆

胡嘉琪 Alicia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