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專業訓練

用以柔克剛,來取代以暴制暴

「以退為進」「柔弱克剛強」「借力使力」這些都是華文文化中累積千百年,關於面臨逆境時的內蘊力量。只不過,要怎麼在臨床實務上實踐這些心法呢?

最近一陣子,密切的跟在台北的好友美齡準備我們要跨國連線,在研討會發表的演講。好感恩也好喜歡這樣協同合作對話創作的過程。同時,也讓我更佩服好友美齡以及許多一步一腳印在台灣協助受暴婦女與孩童的助人工作者。只是,聽到一起又一起的案例,我們也很難過(又驚恐)於台灣一些助人工作者,很用力很用力很用力(實在太用力,要寫三次)地用一種正面衝撞的方式,在跟創傷壓力對抗著。

Slide1

2018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Existential and Humanistic Psychology 銘傳大學諮商與工商心理學系第十三屆學術暨國際實務研討會

在準備演講的過程中,剛好,在南部對嬰幼兒教育默默付出多年的學生,也跟我聯絡,提到過去半年,台灣驚傳多起托嬰中心保姆或者幼兒園老師虐打孩童事件。只是,站在訓練幼保專業人員的角度,她很難過的是社會傾向於大力批判保母與老師,卻很少看見保母與老師非常需要更多社會資源的支持。

不管是托嬰中心的保母還是臨床實務現場的心理師,如果,當我們面對巨大而排山倒海而來的創傷壓力,我們只知道用直接碰撞奮力壓制的方式去面對,就好像是一個人去單挑颱風,或者是一個人想堵住水庫的潰堤。很有可能一不小心就會掉入一種玉石俱焚的狀態。

當孩子生氣哭鬧甚至開始拳打腳踢時,到底,什麼才是最適合與孩子互動的方式呢?

我知道之前我大力推薦「教孩子跟情緒做朋友」這本書,裡面確實也有蠻多很棒的教養方法,對於大腦的描述也真是現代父母師長的必要知識。不過,這並不是一本針對有比較大身心失調狀況的兒童而寫的書,裡面寫的很多招數,如果遇上孩子已經被逼出身心容納之窗的拳打腳踢,其實在使用上要經過很大的修改。

例如,面對一個生氣的孩子,父母師長可以輕輕接觸孩子身體,然後溫柔的說,我知道你現在很生氣。可是,如果這孩子已經被引爆進入創傷壓力爆發的身心失調狀態,開始拳打腳踢甚至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誰就開始咬人(跟失控的鬥牛犬一樣),那麼,這樣的招數會失效。甚至,在父母師長以為自己在給孩子支持,想去抱住對方時,反而有可能進一步引起孩子更大的被攻擊的恐慌,引發孩子更大一波的,以洪荒之力求生存的戰鬥能量。(嗯,想知道是什麼滋味的,就試試看去溫柔抱抱張嘴咬你就不會放的失控鬥牛犬吧)

Slide7

到底要怎麼幫助失控的小白兔呢?面對失控的小白兔,沒有足夠支持的父母師長自己也很有可能一起失控啊!

面對山洪暴發,其實最有效的,是在平常就要建立好疏洪管道。一等到洪水來了,就把這股洪荒之力,引導到安全的疏洪管道,讓急流有地方安全又自然地流過去。

只是,我們的托嬰中心、幼稚園、小學,甚至一路到大學與社會上,有這些疏洪管道嗎?你有記得在哪裡上學的時候,有什麼安全的地方可以讓你安全地去發脾氣嗎?

幾乎沒有吧?

如果我們的社會強把壓抑阻止孩童生氣哭鬧的責任加諸在一個又一個單獨面對山洪暴發的父母師長身上,不也是間接地把這些父母師長逼到心力交瘁又步步驚心的地步。有些人可能會變成見到山洪暴發就逃走,有些人可能會麻木著讓洪水從自已身上流過去,有些人可能就會使盡全力打回去。

或許,你會問,那什麼是平常蓋好的疏洪管道呢?

疏洪管道其實是需要人力與物力資源完善配合才能打造出來的。

不然,就跟某些人對於颱風來了家裡有被淹過水的記憶一樣,疏洪道不是蓋在那邊放著不管就好,機器無法運轉,閘門開不了,抽水馬達壞了,還是一樣發揮不了功用。

在學校系統中需要的疏洪管道也是一樣的,需要的是人文與空間相配合所營造出來的系統。

如果今天我說,除了一般的教室,還需要有給大人與孩子調節身心的額外空間與設施,這不是一個蓋好了就放在那邊不用管的身心感官律動調節教室。

這樣的空間,需要的是人文的流動與網絡才能支撐起來,而人文的流動,需要有額外的人力,這些人力,需要是有身心資源能夠給出愛與創造力的人力(例如額外的心理師、職能治療師、特教老師助理、受過專業訓練的義工父母、不被行政壓垮而能夠有心力進行系統思考的所有學校主管)。

缺乏人文系統的配合,什麼點子給出來,都有可能會變形。就像是在之前這一篇,只有獎懲,就是把孩子當狗養,開頭我分享過,正念靜坐可能被某些身心失調的老師拿來“懲罰”學生去旁邊乖乖坐著不能動不能說話,而不再是有人引導與陪伴的去鍛煉大腦自我覺察與調節的肌肉。如果有了讓孩子可以安全地在裡面哭鬧與踢打的身心調節空間,缺乏相關人文系統的配合,會不會變形成隔離孩子的禁閉室?

因為,如果大人自己沒有經驗過,什麼是在安全地環境中讓疏洪道疏通洪水的經驗,那麼,大人們也只能想像出,要蓋出有更高圍牆的水壩或防護提,把任何可能有危險的洪水堵起來,或者,想出更嚴格的刑罰,懲罰那個“讓洪水”發生的人(等一下,這是大自然的現象,要懲罰老天嗎?還是每次出事就找個替罪羔羊去祭天呢?)

 

釋放創傷壓力:簡介壓力釋放練習(四)

一位練習 TRE 的學員,跟大家分享他的經驗。而我也做出下面的回應。

—————————————————————————————————————————

TRE練習:一段很特別的身心之旅
初次接觸TRE,七個簡單的動作,像極了初級的瑜珈,引發的顫抖反應,心裡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那夜很好睡,就當是另種放鬆練習吧!

接連幾次練習後,有一日,我依然把TRE當作是深層放鬆練習,只是這一次,我進入一種很難用言語述說的經驗,不知是我口拙?還是情緒腦啟動,尚未進入認知腦?

因為經驗太特別,我在結束之後,試著寫下來…

顫抖的身體,喚起了生命中的被遺忘的影像片段:
*姊姊躺在大馬路上哭喊—我在房間角落顫抖,羞愧、害怕….
*哥哥拿著菜刀衝出家門–追出去的我,全身顫抖,盡力阻止這一切,害怕…
*暗夜荒野中,我和一個中年陌生男人站著—全身凍結,沒有感覺,沒有反應,
像是看一幕發生在別人身上的黑白影片—飄在空中的我,慶幸自己還活著…

影像停留在此幕,胸口悶的緊,眼淚在眼眶中,全身顫抖,難受的慌,於是我伸直了雙腳,顫抖停止,讓身體慢慢平靜下來。

身體平靜後,流不出來的眼淚流了下來,那一刻很特別:我接受且承認我的害怕,我原諒了當時的凍結,原諒自己的無能為力,我懂了自己常莫名出現的羞愧感,為何我總擔心自己很淫蕩…我懂了!

雙腳一伸,顫抖就能平靜下來,給了我很大的安全感,啊…原來,我是可以控制,可以保護自己的—這是從身體經驗到的,不是理性教導我,我努力記住的名言佳句!

你若問我,沒事,幹嘛自討苦吃,喚醒這些痛苦的記憶?
這些沈睡的記憶,總是在我不自覺的時候撥弄擾亂我的生活…
TRE的喚醒跟連結,讓我對自己更多的理解和寬容,這是身心整合的過程吧!
表示我的身心容納之窗變大了?


嘉琪的回應:

有些人或許也能夠很快進入這樣釋放創傷的過程。有些人可能要慢慢來。
值得相信的是,
當我們在安全的環境練習 TRE,身體與心靈不會背叛我們。
身體也不會勉強自己去釋放還沒有準備好要釋放的創傷壓力。

比較多人在剛開始釋放壓力的過程,是單純停留在身體層面的,不見得會像這位夥伴一樣,可以在練習三週後,腦海就浮現畫面。通常,越是已經開啟並經歷過部分身心靈復原之旅的夥伴,才比較容易在遇到不同的新練習時(不管是 TRE 、心理劇、感官律動身體治療,或是隱喻/敘事等體驗),有種突然打通任督二脈的體驗。

同時,因為這些身心靈體驗真的很難言喻,所以也會像這位夥伴說的,有種口拙的感覺。不過,雖然這位夥伴懷疑說自己是不是啟動情緒腦,而非認知腦?想澄清的是,從這位夥伴的描述中,並沒有任何被情緒腦劫機的狀況喔~有強烈情緒冒出來,又能夠自我調節在適當時候踩煞車,就不是被情緒大腦劫機了。只是,當我們習慣生活在語言的世界時,確實會對於這些身體感覺以及 felt sense(一種超乎語言的體感),覺得陌生而不熟悉。

療癒的重要元素:賦能/培力(empowerment)與連結(connection)在這位夥伴的分享中,是如此順暢而美麗的呈現著。身體經驗到,雙腳一伸直,顫抖就平靜了,過去的已經過去了,現在的自己,原來這麼有力量,能夠控制與調節自己的身心~身體與心靈重新連結起來了!!!

心靈的傷,身體會記得。心靈的復原力,身體也會記得~

我很感謝這位夥伴的分享。因為,這也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我知道,身心靈療癒的世界裡,有千百種法門。但是,我選擇了不急著完成感官律動心理治療的第三階段訊練(不急著拿認證),而是多花了兩年的時間,去學瑜珈,去學 TRE。因為,我想找到一種可以更接近大眾的自助方式。

TRE 一開始給人的感覺真的很簡單。就七個簡單的動作,然後躺著或坐者,讓身體開始自發顫抖。我曾經教過十歲的孩子,他們一學就會了。

沒錯,就是一個連孩子都可以很快學會的方式。如此簡單,卻又可以如此深入。

但同時也可能因為很簡單,所以讓很多人輕視。

通往療癒的大道上,是沒有歧視的,療癒之法,確實有可能是簡單到大多數人都可以學習。

身心靈的療癒之路,需要的就是我們願意實實在在的去練習看起來一點都不花俏的基本功。

P1300364-1

變形蟲組織,寄生蟲生存之道~

助人工作者,在這個金字塔的社會階級中,屬於相對弱勢的職業領域。於是,近幾年來,不管在美國還是在台灣,就會出現這樣的對話場景:

 

在美交通大學校友:那個交大請我回去演講都是包機票錢,住宿費,講師費用的啊~

我:嗯~~~(什麼時候新竹交大會這樣請我回去?上海交大可以這樣請我過去嗎?)

北一女高中同學:我們這些四十左右的,很多人都不知道要如何投資身上多出來的幾百萬幾千萬存款。

我:嗯~~~(啊,原來~這是我離開的世界的樣子~)

對於念諮商好奇的中國在美國留學生:請問你們這一行,在美國每年到底可以賺多少錢?

我:可以這樣回答,你去唸四年的機械工程本科,畢業後賺的錢,是唸四年心理本科加上五年諮商心理博士之後薪水的兩倍到三倍,過幾年之後,差距可以大到五倍甚至十倍。

中國在美留學生:嗯~~~(無語往後退三步)

念商業的朋友們的集合體:你們要開公司就開啊?就請個會計師開公司很容易。請專業攝影師一般來說一小時五六千元,靠關係可以降到兩千啦。做動畫廣告,一秒鐘最低價應該可以找到兩千元台幣吧,如果一秒花兩千元美金,台北絕對有團隊有實力幫你做出迪士尼動畫水準的廣告喔!

我:嗯~~~(柯市長說得沒錯,設計真的是需要花錢的!)

工程師老公:那些社工師每天都有錢去買星巴克咖啡,為什麼不能多付點錢請你去上課?

我:蛤?~~~(爆衝生氣,夫妻吵架中)

 

面對高聳入雲天的金字塔階級結構,有哪些解套方法呢?生氣與吵架在此時好像也沒有什麼用了。我開始想到二十年前讀過的管理哲學:變形蟲組織。也就是企業理論家觀察企業模仿變形蟲,能改變自己的型態,甚至結合成聯盟,以適應環境的一種生存方式。

1993 年,天下文化出版了“變形蟲組織”這本書,網路上的廣告是這樣寫的:“什麼是變形蟲組織?許多人都在問。它就在你的四周,流著移民社會台灣人的血液──彈性、速度、愛拼才會贏。當跨國企業危機頻傳,當官僚組織面臨淘汰,西方學者、業界苦思對策,沒想到如獲至寶的新發現:竟是台灣中小企業行之已久的生存方式。這股看不見的優勢,就是你不能不知道的──變形蟲組織。”

讀到上面這一段,讓我有種莫名感動,繞了一圈,原來當年在交大念工業工程沒有白念啊。

原來,從台灣出身的我,身上就流著移動勞工的血液,在底層生存的重要策略之一,就是可以成為變形寄生蟲~

變形寄生蟲,不就最符合道家的哲學:

“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名,長養萬物”。

無形又無名,故可自由逍遙變形。

世間所有滋養萬物的存在,不都是如此?

無名的媽媽、無名的善人、無名的大愛

可以變形的寄生蟲,這是我最近在設計自己生活時的心情,也是我在設計課程訓練時的想法。

Slide5

其實,這也是我在設計「華人創傷知情推廣團隊」時的想法,這可以是一個變形寄生蟲組織,底下可以有不同的合作項目,跟不同的個體和單位結盟。但到環境變動,或者階段性任務達成,組織就會自動瓦解,或者,繼續變形。

只是,要能夠成功組合變形蟲聯盟,其實需要參與的每個人,都具有以下五種核心能力,不然,很難適應這種沒有硬性結構的組織型態。換句話說,我想做的,也是透過設計中一種組織,讓組織型態,變成鼓勵其中的參與者需要在適應組織的過程中,不斷自我成長以累積五大核心能力。

人,是形成組織的重要關鍵。

組織型態,也會反過來影響其中成員的人格。

人與環境的,永遠是相互影響的。

Slide7

 

實踐創傷知情推廣:高雄與彰化班學員的經驗

過去兩年來,在高雄與彰化各有一小群學員跟著我上了中階系列課程。

大致上,在課程與實踐經驗方面可以歸納為:

(一)多元管道的初階(一天到兩天)加上《從聽故事開始療癒》的閱讀與實踐

(二)兩次中階工作坊,加上中間的小組討論與跨洋連線小組督導討論

(三)回流當助教,高雄班的同學有機會免費到彰化班當助教

(四)由嘉琪老師統籌,台灣同學親自去幾個學諮中心提供創傷知情訓練工作坊

(五)同學自己獨立在外面把所學整合到原有的教學與助人脈絡中

這次從美國回台灣,在四月二十九日週日,針對這兩班同學,我們將一起合作舉辦一個小型的交流研討會。這個交流會目前是不對外公開的,By invitation only,只有這兩班學員跟幾個受邀的老師會參加。在訓練的概念上,我把這個當成是 “高階” 訓練的一部份。但這個部分是不收學費的,大家只需要自己負擔場地食宿費用與交通費用,還有,每個人都需要做至少十分鐘的實踐機驗分享。

為什麼我覺得這樣的實踐經驗交流研討會是創傷知情訓練的 “高階” 呢?

第一,因為從之前我就說,我發不出什麼證照,創傷知情就是一種實踐態度,我沒有辦法保證一個人可以認真實踐,連我自己有時候都會忘記照顧自己,面對重大創傷壓力個案的時候,要被震倒了,才知道最近自己狀況不夠好。這種自我監督自我照顧的態度,是成為創傷知情的助人工作者的重要特質,所以,這不是靠什麼機構發認證給你可以證明的,是要靠你自己從生活中點點滴滴實踐才可能達成的。

第二,之前我提出過成為創傷知情助人工作者的四大核心能力(一)(二),現在我加上第五個核心能力:

身體力行之 “行動力”:基於對身心整合之了解,創傷知情推廣團隊重視調節身體可以幫助我們進一步調節心理狀態的基本原則,願意身體力行,照顧自己的身心安定,然後再去協助他人。同時,本團隊強調身體力行的行動力,採用小型試驗的策略,能夠以敏捷(agile)的回應來累積對創傷壓力進行預防與處遇的因應之道與系統知識。

整個台灣有很多領域需要創傷知情相關知識:不管是從青少年的安置機構、受家庭暴力侵害的女性(甚至男性),到充滿創傷壓力的醫院,甚至,因為經濟壓力上升而飽受壓力的企業界。成為創傷知情的助人工作者,需要開始整合如何進行團體策略聯盟的實戰經驗。才有可能把身心整合的各種方法,更加普及到社會大眾身上。

這個知識,其實很少有老師可以教你。為什麼呢?因為整個美國的心理治療界,拿到博士與醫學學位的心理師與精神科醫師,一般人靠著看一對一個案的收入,就吃飽了。再不然,有能力建立起可以發認證的機構,講師們提供一天工作坊訓練的收入也很高。而美國社工實務界,跟台灣社工實務界一樣,在資源不足的狀態下苦苦掙扎,也不見得有空去發展什麼策略聯盟(當然,當上社工界大學教授的美國老師,例如 Brene Brown,就很漂亮的示範,運用自己身在大學的資源,發展出很接地氣的助人訓練,並且把知識推廣給社會大眾)。

但這樣的知識,可以透過你自己主動去實踐,實踐後與同儕與老師討論,開始慢慢累積。

困而後學,其實不用等到我們跌了一大跤才能學習,可是是小型的試驗。例如,四月二十九日要來參加交流分享會的學員中:

有些人嘗試對自己學校的其他老師,做了兩小時的創傷知情簡報,一方面練練自己的膽子,一方面也開始發現,要對沒有學過諮商輔導的其他導師說話時,還需要繼續調整用詞與例子。

有些人到金門去提供當地的諮商輔導社工人員創傷知情訓練,在到處都還留著戰爭創傷壓力的環境中去講課,自己也更實際去了解當地人文歷史。

也有學員把奠基於人我神經生理心理學的身心整合取向的創傷知情概念與小技巧,跟 EMDR 做進一步結合。

也有學員想把創傷知情與依附理論的重要概念,帶到台灣的幼兒照顧場域,創傷預防,要從這麼小就開始做起啊!

或者,有些學員的重心是先照顧自己與自己的家人,每天都體驗到什麼叫做先安頓自己的身心,才有可能給家人一個能夠安頓身心的居家空間。

還有,嘉琪老師也會分享過去一年來,繼續學習社會企業,開發重量毯的實踐經驗。

以上的想法與行動,本身就是一種新的嘗試,我的理念是,可以在不需要犧牲小我的狀況下,能夠真正達到自助而後助人的夢想。

 

對於 2018-2019 年中階系列課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選這個連結喔:

2018-2019 中階系列課程規劃草案

抗逆復原力:神經可塑性身心整合取向

聽說,在華文世界裡面命名真的很重要,所以,想說要來把這次回台灣的工作坊取個小名(正式名稱不能改啦,宣傳都發出去了)。

抗逆復原力:神經可塑性身心整合取向創傷知情工作坊 (點選本連結就看到原本的簡章了)

Resilience: Body-mind integration approach based on neuroplasticity

很多時候,助人工作者並不知道自己正在面對創傷壓力,原來,除了 PTSD,創傷壓力可能用很多種方式留在身心裡。你曾經面對過這樣的個案嗎?

一走進來就癱在沙發上,沈默不語?

被其他老師送到輔導室,每週準時出現但一句話都不說?

連沙遊都沒有辦法玩,身體就凍結不能動了?

打電話求助連續講三十分鐘連給你回應的機會都沒有?

每次來晤談,一下子抱怨一下子大哭一下子又很害怕治療師?

除了抑鬱焦慮之外,還有各種長期身體失調症狀?

在面對所謂的 ”挑戰“ 或 ”抗拒“ 個案潛藏的創傷壓力時,很多助人工作者並不知道自己的身心也會逐漸被逼到失調的狀況,再加上長期的工作壓力,助人工作者本身就很有可能會發生身心耗竭 burn-out 的狀況。

創傷知情,是想幫助助人工作者可以更快速地辨認什麼是創傷壓力?什麼時候個案已經被逼出身心容納之窗了?要如何運用身心整合的小技巧,幫助個案回到身心容納之窗?甚至,在沈重的工作壓力下,助人工作者如何確保自己每天能夠身心安定。

神經可塑性(neuroplasticity)是在人我神經生理心理學當中的重要概念,強調腦部神經可以透過累積新的經驗而建立起新的連結。許多身心整合的取向都喜歡強調神經可塑性的概念,目前比較為人熟知的有正念可以增進島葉以及大腦特定部位的密度,或者有氧運動可以增進大腦記憶區海馬迴以及其他區域的密度。

當身體記得被創傷壓力推到失調,如果不懂得如何幫助身體練習如何回到安定平穩的狀態,那麼,身體很自然就會不斷重複失調模式,就像是如果從你們家到你辦公室只有一條路可走,即便這條路塞車,你還是只能走這條路,沒有另外開新的路之前,你也只能每天走同樣的一條路。

神經可塑性的概念,幫助我們了解到,原來我們可以透過訓練身心,重新塑造腦部神經,增強我們能夠調節自己身心狀態的能力。

這個工作坊,以及之後設計的系列課程,就是想幫助不同場域的助人工作者,用簡單實用的身心整合,先自助而後助人,培養抗逆復原力(resilience),也就是能夠面對逆境與創傷壓力而能夠復原的能力。

這個初階課程適合以下四種等級的助人工作者參加。

身為一般大眾,你可以學習到簡單的 TRE (壓力釋放練習)與穴道敲擊等從身體出發的實用技巧,幫助自己也幫助家人。

身為教育工作者,你可以把技巧變化應用到教室管理中,不管你的學生是孩子還是成人,能夠有從身體出發安定身心的反覆練習,才有可能真正建立新的神經連結。

身為助人工作者,不管是對個人還是對伴侶或家族工作,各種治療取向最有效的時候就是個案能夠停留在身心容納之窗內的時候,不管是認知行為取向、正念、EMDR、沙遊、藝術治療、情緒焦點、心理劇、心理動力、人際歷程、 Bowen 和結構家族系統取向,唯有助人工作者與個案都能夠同時處在身心容納之窗內,才有可能進行。

Slide2

對課程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參考原本的課程簡章:

抗逆復原力:創傷知情與復原的初階工作坊

 

 

2018-2019 創傷預防與復原中階系列

課程名稱:創傷後的身心安定:創傷預防與復原中階工作坊

Slide1

課程內容簡述:

面對身心創傷的多樣化風貌,助人工作者本身需要具備人劍合一的五大核心能力:系統觀、慈悲心(簡介一)、專業度與澄明心(簡介二),以及身體力行的行動力。這個課程將幫助助人工作者更深入了解創傷預防與治療的相關理論與技巧。

雖然創傷預防與治療的知識如浩瀚海洋,需要長期投入與學習,人劍合一的理想也需要長時間的自我修煉,很難單靠上課養成。但是希望這一系列的中階系列課程,可以幫助上課學員在面對身心失調的個案時,能以更專業的創傷理論與系統觀來進行個案概念化,並進一步整合自身獨有的治療技術(不管是認知行為、經驗取向、還是精神分析)。同時,希望學員能夠透過課程以及後續讀書會中的角色扮演演練,繼續培養自身的核心能力,一方面能幫助自己找到穩定自身的身心資源,一方面能夠運用技術幫助個案在晤談中穩定身心。

中階(A)工作坊課程學習目標:

  1. 更清楚自己在身為助人工作者時,自己所擁有的身心資源,如何把這些身心資源運用在調節自身的情緒與身心激發狀態。
  2. 助人工作者在與個案互動過程中,如何偵測對方已經被逼到容納之窗外開始經驗解離與過度或過低激發。
  3. 身體微語言的觀察與反映:防衛反應(戰鬥、逃跑、凍結、順服)的觀察。
  4. 了解複雜創傷(complex trauma),探索個案身心為了長期適應多重複雜創傷後遺症而產生的複雜交互作用,看見症狀與生存策略之間的交織。
  5. 運用以上四點,如何在晤談時進行個案評估(assessment)。
  6. 簡介創傷治療與復原的三階段。深入探討第一階段:如何協助個案重新找到安全、穩定症狀,及助人工作者對個案賦能(empowerment)的重要性
  7. 如何對個案提供賦能(empowerment)。如何提供個案選擇。如何提供個案關於創傷與身體的心理教育。
  8. 如何在晤談當中培養創傷復原力:踩煞車。如何用簡單感官覺察與身體律動協助個案回到身心容納之窗。

在兩次工作坊之前與之間,有以下五項必修的課程與活動:

線上課程:成為創傷知情且實踐慈悲心的助人工作者(必修):

  1. 按照老師建議的進度,個別學員運用自己的時間,到「微憩心藝」平台,觀看線上課程。
  2. 一部份課程需要在中階A工作坊之前完成
  3. 一部份課程則是在兩次工作坊之間,搭配指定閱讀與小組討論完成

四次學員討論與演練(必修):

  1. 更清楚覺察自己個人的身心界線以及自己習慣的防衛策略,這樣的策略如何影響自己的身體微語言以及心理?要如何讓自身維持在身心容納之窗內?
  2. 練習如何提供個案身體微語言觀察(踩煞車技巧之一),然後運用賦能策略提供心理教育。
  3. 練習如何提供個案身體微語言觀察,然後運用賦能策略提供選擇與試驗。
  4. 其他的學習討論目標將另外公布。
  5. 演練時,學員可以自行選擇要用自身議題還是角色扮演,建議學員至少三人一組,可以輪流扮演助人工作者、個案、與觀察者。

學員 LINE 群組提醒與分享(必修):

  1. 透過 LINE群組,嘉琪老師會提醒大家學習重點
  2. 同學之間可以互相鼓勵與交流

學員個人家庭作業(必修):

  1. 在第一次連線督導之前五天,繳交 3-5分鐘演練錄影。
  2. 在第二次連線督導之前五天,繳交 5-10 分鐘演練錄影。

兩次連線小組討論與督導(必修):

  1. 跟嘉琪老師跨洋連線,可進行討論或示範演練
  2. 針對每個人繳交的演練錄影提供回馈與討論
  3. 每個人三十分鐘,三人一組,每次連線共一個半小時

中階(B)工作坊課程學習目標:

  1. 探討系統中我們可能如何因為內化壓迫(internalized oppression)而受創。我們可能如何因為急於助人反而傷害人?
  2. 探討複雜創傷與結構解離,如何幫助個案探索自己內在分裂的不同部分。
  3. 簡介創傷治療的第二階段「創傷記憶重整」的注意要點。探討創傷記憶與敘事的特點。
  4. 探討如何陪伴個案面對創傷記憶。
  5. 如何陪伴個案尋找創傷記憶之前中後的正向身心資源。
  6. 特殊族群的創傷議題探討(將根據成員服務對象選出幾個議題做探討)

中階 B 上課後學員自行進行讀書討論與演練(選修):

  1. 練習使用部分的語言描述帶著不同防衛策略的內在部分
  2. 練習探索自己面對複雜創傷個案時,自己身為助人工作者內在不同部分的身心反應,練習使用自己的身心資源來穩定自身內在反應
  3. 練習協助個案面對創傷記憶
  4. 組織並帶領小型讀書會自學團體
  5. 願意跟嘉琪老師繼續連線督導的小組或個人,可以另外付費預約

工作坊時間:

中階(A)工作坊時間:預計 2018 年九月1-2日(台北),12 小時

中階(B)工作坊時間:預計 2019 年五月11-12 or 25-26日(台北),12 小時

地點:台北班

師資:胡嘉琪博士(線上課程師資由胡嘉琪博士統籌,請另參考線上課程簡介:PS尚未公佈)

費用:
早鳥價 $14,000(6/15 前完成申請與繳費報名)實體工作坊 A+B $10,000,線上課程 $1,600,連線督導 $2,400,(6/15 前只需要繳費 $10,000)
***原價 $18,000 實體工作坊 A+B $12,000,線上課程 $3,600,連線督導 $2,400 ***

實體工作坊費用將由芯耕園心理諮商所收費。
線上課程,請直接拜訪微憩心藝,七月底之前早鳥價 $1600
http://www.wetouchweb.com/trauma-informed.html
督導費用請上課時直接交給老師

 參加對象:須同時具備以下三個條件

1)上過初階工作坊,或胡老師統籌規劃之其他創傷工作坊至少六小時。

2) 有興趣對創傷治療深入鑽研,並且願意自我成長追求個人身心平衡者,願意在兩次工作坊之間,花時間與三人小組成員進行讀書討論與演練,並完成個人家庭作業。

3)請填寫申請書並通過審核

其他須知:
1. 本課程全程禁止學員錄音/錄影。
2. 上課日如遇颱風、地震等天災,依政府公告停課,並另擇日補課或停課退費。
3. 活動前十天 Email 寄發行前通知,請留意您的信箱。

退費說明:
1. 根據法規,報名後個人因故取消無法參與,距開課日期前30天要求退費,退全額。距開課日期30天內退90%;開課前一天退費者,退80%。
2. 可轉帳或支票退款,手續費皆由報名者支付,且需收取退款費用10%的行政處理費;全部課程執行完畢後始進行退費事宜。課程開始日當天缺課或缺席,恕不退費、補課。

上課人數:二十人以上開課,最高上限三十人

 

關於建立人脈(social networking)

當年在 Purdue 的 Center for Career Opportunities, CCO (生涯發展中心)擔任助理一年,我覺得這是讓我終生受益的一年。

那一年的工作,不只是解決了當年念博士班學費的問題(當助理就可以免學費,每個月還有一點點錢可以領),更是真正學習到美國的生涯發展文化。

一般人或許會學習到美國發展出生涯興趣測驗或生涯價值觀測驗,但這些都只是生涯發展的最最基本,就是了解自己。

但是,美國人跟中國人都同意:“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所以,了解自己之後,不瞭解環境,那怎找得到懂自己的伯樂呢?

於是,我從 Purdue 的 CCO 學習到,在美國最重要的生存之道就是:建立人脈關係 social networking!

沒錯,美國人跟中國人其實都是地球人。只要是地球人,走到哪裡,都是要靠 “關係”。

今天一位年輕朋友,音樂治療師林威宇,說得好:“這是一個打群架的年代”。

以前的關係,或許就是靠家族關係。

今天,不管是華人世界還是美國人世界,很多人要靠的就是自己一點一滴累積的人脈關係。

所以,美國兩大社交網路:Facebook and Linkedin,是目前中生代累積人脈關係的管道。這並不只是秀秀你家過節吃什麼的照片,或者你剛換了工作,而是用來積極拓展人脈關係的管道。沒錯,我的 Facebook and Linkedin accounts,都是我的個人履歷表

但不只是如此,要累積人脈關係,最重要的是 reach out (主動去接觸其他人)。

不認識任何人?沒關係,這兩大網絡允許你上去搜尋,然後主動去交朋友~

今年 2018 年,你想要如何建立人脈關係呢?

或許,讓自己敞開心胸,願意去多認識與你有緣分的人吧~

 

 

 

 

關於督導這件事情~

其實,在我博士班實習的時候,兩位督導很快發現,諮商技巧部份我已經爆表(就是早就超過一般實習生甚至新進博士後的能力),畢竟。很多美國的諮商心理學博士生,是大學部直升,沒有唸過碩士,也沒有全職工作經驗,而我是彰師大碩士班出來,又全職工作三年半,又在台灣上過一大堆訓練,然後又在博士班半職實習兩年,半職當生涯中心助理一年。

然而,我很懷念這兩位督導。一位西班牙裔,一位非裔。他們帶給我的學習,不是太多諮商技巧的磨練,而是,一種對人性的再次信任。

如果,當年我從交通大學畢業後就直接出國念諮商心理學博士班,我不會對我的博士班那麼失望。因為,那時候的我,就會跟其他同學差不多。可是,我已經在彰師大以及後續的工作中沉浸七年了,曾經遇過 Dorothy, Mort, 以及好多啟蒙我的台灣老師與前輩,於是,心中期待可以在博士班遇到深刻對話的那個部分,就重重摔落而受傷了。

這也不是博士班老師或同學的錯。那時候,有很多大環境的壓力因素讓老師們忙到爆表,而同學們,大多比我年輕很多,思考上確實就是在不同的發展階段。

於是,博士最後那一年的全職實習,在一對一督導的時間裡面,我終於等到兩位很有人味的督導。進行對於人性,對於多元文化議題的反思。很多時候,讓我感動的是他們真誠的分享。我可以看見他們小心翼翼又很有經驗地,在一年的過程中,慢慢調整自己跟我之間的分享內容與深度,慢慢的,讓我從一開始的博士班實習生,到一年結束前,即將變成“同事”的 Dr. Hu,胡博士。

想在這邊分享我自己的督導經驗,因為我知道台灣的狀況下,即便你曾經實習過有督導,那也可能比較接近我在博士班前兩年的半職實習時接受的督導,是一種純粹討論個案的方式。其實,督導有很多身份與任務的~

因為,訓練助人工作者,不只是磨練助人技巧,更是培養一個“人”~

“人”,只有在有機會跟另一個“人”交流/對話的過程中,才有機會浮現。

2018 抗逆復原力:創傷知情與復原初階工作坊

你曾有以下的疑問嗎?

  • 為什麼有人遇上災禍大難不死,又不會發展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 為什麼有人遇上伴侶外遇後,呈現出類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狀況(例如,不斷回想發現外遇的畫面?情緒失控?)
  • 為什麼有些人可以按照復健運動計劃康復或成功減重,可是有些人卻總是兩天打魚三天曬網,讓人很挫折?
  • 為什麼醫院是救人的地方,卻也潛藏著各種讓病人與醫護人員受到身心創傷的潛在危險?
  • 目睹家暴的兒童也會受創傷嗎?
  • 在美國 911 事件之後,為什麼接受調查的民眾表示,除了家人朋友的支持外,針灸、按摩和瑜伽有效地減輕他們的急性創傷壓力?可是,又為什麼有人去接受按摩或復健治療,卻觸發創傷回憶?
  • 為什麼學校或工作場合之間的人際霸凌可能造成長期身心失調的創傷?
  • 要怎麼打造一個具有創傷復原力的組織(家庭、學校、醫院、工廠)?

這個課程將提供:

這是一個從身體親身體驗,開啟你培養抗逆復原力的旅程。人生總有起伏,創傷壓力也隨時可能在下個轉彎處等著。不過,我們的身心卻也有著抗逆復原力(resilience),而且,只要我們懂得技巧,可以透過練習來培養自己身心的抗逆復原力。

工作坊第一天,學員會先分成小團體,分批來體驗壓力釋放練習, TRE。

TRE 體驗說明

壓力釋放練習(TRE, tension/trauma releasing exercise)是一套由身體來釋放壓力的練習。TRE 為 Dr. David Berceli 所創的一個溫和運動,藉由啟動人體自然的抖動,在安全與可控的環境中協助人們釋放深層肌肉與肌筋膜的緊繃與壓力,以利身體回歸到平衡的狀態。在熟悉 TRE 練習之後,這樣的技術也有可能幫人釋放累積在身體裡面的創傷。

本次上課著重於帶給學員一個初步體驗,讓學員得到一套一生受用的自助練習,減少自己在工作與生活中受到毒性壓力而身心受創的可能性。同時,透過體驗身體能夠自發性釋放壓力這樣的過程,有助於學員更能理解第二天的上課內容。

參與的學員需要簽署同意書,清楚表明你知道 TRE 並不是一個醫療介入,同時也保證你不會將這套運動原封不動地使用在助人工作或教學上。因為,一般人需要接受更專業的系統訓練才能成為像嘉琪老師一樣的 TRE 引導師。有下列情況者,不能參與 TRE體驗:(一)懷孕婦女(二)患有腦幹引發之癲癇症狀者(三)最近剛摔斷骨頭不宜運動者

工作坊的第二天,著重在幫助你成為創傷知情且實踐慈悲心的教育者與助人工作者。胡嘉琪博士將透過理論講解、案例分享、繪本故事、小組演練、與分組討論等方式,幫助你培養創傷預防與復原的專業知識與系統觀。同時也透過簡短示範,帶領大家一起練習簡單的身心調節技術(例如,身體律動、穴道敲擊等),持續培養身心的澄明心與慈悲心。

整體課程學習目標如下:

  1. 助人者的自我照顧與「替代性創傷」的預防。成員將學習運用身心自我調節技巧(包括 TRE 壓力釋放練習),幫助自己在身心平衡的狀況中探索創傷預防與復原。
  2. 協助教育者與助人工作者了解創傷知情且實踐慈悲心(trauma-informed compassionate system)之重要性
  3. 了解什麼是身心容納之窗(Window of Tolerance)以及創傷壓力如何把身心逼出容納之窗外。
  4. 能夠清楚各種不同創傷壓力來源:單次創傷、天然災害與創傷、人際背叛創傷與依附創傷、醫療程序中的創傷、複雜創傷等等。
  5. 基本人我神經生理學。創傷如何影響大腦。創傷如何影響神經訊息處理的三個階層: 認知(Cognitive)、情緒(Emotional)、感官動能(Sensorimotor)。
  6. 從聽繪本故事中,更清楚了解什麼是身心受威脅時會激發的防衛反應(defense strategies):戰鬥、逃跑、凍結、癱瘓、啟動依附系統,以及這些反應一方面如何保護身心,另一方面卻又可能如何引起問題。
  7. 助人工作者在與個案互動過程中,如何偵測對方已經被逼到容納之窗外,練習如何用簡單技巧協助對方回到容納之窗內,以達到創傷復原第一階段的重點。

授課講師簡介: 胡嘉琪 博士。

身為一名諮商心理學家,除了提供個別、婚姻、家庭親子諮商之外,我也期待自己將心理教育相關的知識,普及到華人社群當中。過去幾年,我將自己用中文與英文提供心理服務的經驗寫成書,也有幸在各地提供體驗式工作坊與訓練課程。

平常住在美國鄉下的我,常常可以看著一望無際的麥田。住在北方,也讓我真正遇見春夏秋冬。原來,大自然教育我們的方式是透過體驗。這些年來,我一直試著去平衡自己內在理性與感性的兩面,我不是從純然身體(例如舞蹈或瑜珈治療)的方式進入助人工作者的行列,比較是從心理師這一塊,漸漸加上一些關於身體的元素。期待透過不同的方式,我可以繼續整合自己的學習,也繼續跟大家分享。

  • 美國愛達荷州華盛頓州私人執業心理師
  • 作者:《從聽故事開始療癒:創傷後的身心整合之旅》《Hidden Strengths Children’s Therapeutic Storybooks,合著創傷療癒兒童繪本一套三冊》
  • 普渡大學諮商心理學哲學博士(2009)
  • 感官動能心理治療(Sensorimotor Psychotherapy)二階結業(2015)
  • 北美瑜珈協會(Yoga Alliance)200小時認證師資(2016)
  • TRE壓力釋放技術認證師資(2017)
  • 心理劇導演二階訓練結業,副導演證書(2004)

適合參加對象:

包括諮商與臨床心理師、社工師、輔導教師、醫護人員、復健治療師、職能治療師、教牧諮商師、慢性疾病長期照顧人員、企業員工諮商與人力資源管理師、運動健康管理師、專業按摩師 、瑜伽教師或其他專業身體工作者

上課日期:

高雄工作坊時間:(# 請注意,高雄場是週五週六喔!)

四月二十七日(週五)實際上課一小時四十五分鐘(但請學員空出約兩個半小時的時間,報名時會請您選填前三志願的時間,然後會按照報名人數做實際分配,上課前幾週會通知您!)

四月二十八日(週六)8:50 – 16: 20 實際上課六個小時

台北工作坊時間:(#請注意,台北場是週六週日喔!

五月五日(週六)實際上課一小時四十五分鐘(但請學員空出約兩個半小時的時間,報名時會請您選填前三志願的時間,然後會按照報名人數做實際分配,上課前幾週會通知您!)

五月六日(週日)8:50 – 16: 20 實際上課六個小時

上課地點:

詳細地點將於開課前20天通知(會在市區,第一天與第二天上課場地不一樣)。

上課費用:

定價4000元。課程優待條件如下:
1.    即日起早鳥價:3400元,需2018年3月31日以前完成繳費報名

2.    協辦單位團體價:3200元(勵馨基金會及青平台)

3.    三人團報優惠價3500元:2018/04/01至開課前一天,於報名時附註同行學員姓名以備查驗。

請注意:優惠條件僅可擇一辦理

報名及繳費方式:(滿50人開課,上限100人。)

  1. 請先轉帳繳費至合作金庫銀行(006)左營分行

帳號:3166-717-006646   芯耕圓心理諮商所

  1. 進入報名網頁,進行線上報名

(網址:https://goo.gl/forms/mBUkk1amRcqxeq522),請選擇你最想上第一天 TRE 的三個時段,並填寫您的轉帳號碼及轉帳時間以供核對。(請務必填寫正確的聯絡電話與Email信箱

  1. 核對無誤後,我們會以Email通知您報名成功,始完成報名手續。

其他須知:

  1. 本活動擬申請臨床、諮商心理師、社工師繼續教育積分認證並發給研習證書,請妥善保管,遺失恕不補發。
  2. 本課程全程禁止學員錄音/錄影。
  3. 上課日如遇颱風、地震等天災,依政府公告停課,並另擇日補課或停課退費。
  4. 活動前三天Email寄發行前通知,請留意您的信箱。

退費說明:

根據法規,報名後個人因故取消無法參與,距開課日期前30天要求退費,退全額。距開課日期30天內退90%;開課前一天退費者,退80%。

可轉帳或支票退款,手續費皆由報名者支付,且需收取退款費用10%的行政處理費;全部課程執行完畢後始進行退費事宜。課程開始日當天缺課或缺席,恕不退費、補課。

聯絡方式:

請於上班時間週一~週五09:30~17:30來電或Email詢問,

電話:07-5567315 芯耕圓心理諮商所

信箱:growheart@gmail.com

主辦單位:

華人創傷知情推廣團隊芯耕圓心理諮商所

協辦單位:

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

華人伴侶與家族治療學會

友情協力:

青平台基金會

We Touch 微憩心藝

TRE Taiwan

其他相關課程介紹連結:

Youtube 相關影片(課程理念說明以及與過去學生的對話):

《受傷的孩子,壞掉的大人》推薦序加長版

很開心受到陳志恆的邀請,幫他的新書寫推薦序。寫完交稿之後,我自己又寫了加長版,想說可以放在部落格裡面分享。

受傷的孩子

推薦序:看見實踐「愛的行動」的希望(野火番外篇)

台灣的貧富差距不斷達到新高,社會系統裡隱藏著瀕臨失序的緊張。在這物質相對充足而心靈相對匱乏的亂世,人們不需要虛無縹緲的空口諾言,人們需要的是能帶來實質改變的希望。

而這樣的希望,來自於我們看見社會上有人正在用微薄之力實踐著「愛的行動」。正是本書作者陳志恆分享的故事,讓我看見了在教育現場實踐「愛的行動」的希望。

閱讀志恆一篇篇的文章,我看見一個在中台灣的年輕人,用他的一己之力與寬廣的愛,在教育現場實際陪伴著「受傷的孩子」,及其背後「壞掉的大人」。

為什麼,對文章中的這兩個標題,我特別有感覺呢?在北一女理工組三年念完,我只想遠離台北去看看其他世界,我有幸在交通大學拿了工業工程管理學士,又到彰師大念了輔導諮商碩士,然後再來美國普度大學念諮商心理博士。追根究底,原來,小學六年級的我,早在心中埋了一顆種子。那年,父親帶回家,龍應台所著,圓神出版的《野火集》。

三十多年後,我依然保持著對社會的關注。最近每天早上開車,聽著從工業製程改良所延伸出來的「精實創業」,思考著工業工程與心理治療都強調要如何理性觀察並改造一個系統。可是,在這秋意寒氣透骨的北美早晨,我一邊聽書,一邊卻忍不住胸中的一片怒火。

前夜,才讀著台灣單親媽媽一個月賺不到七千元,及單親父親讓小女孩住在貨櫃屋無法上學的群眾募資案,年關將近,許多社福機構正努力籌措個十萬元助人度難。可是,我一邊開車一邊聽到的是,關於虛擬世界開發軟體,要怎麼把工程師與行銷人員分成兩組進行小實驗與市場調查。這樣三個月的「小實驗」燒掉的就是幾百萬的資源,得到的結果就是更符合市場需求的誘人虛擬人物造型。請問,這個社會的大人們真沒有「頭殼壞去」了嗎?我們社會給菁英族群如此奢侈的「遊樂場」,好幫助社會頂層繼續累積財富,但卻如此無情地看待社會與教育系統的真正問題。

只是,過去三十年來,台灣早已被各種野火給燒得無力與無感。再多怒火也解決不了眼前的燃眉之急。於是,這讓我更珍惜眼前的這分書稿,以及作者如何在教育現場實踐「愛的行動」,陪伴著「受傷的孩子」及其背後「壞掉的大人」。

回想起十幾年前,我還在彰師大學生諮商中心工作時,志恆是那時候的諮輔義工,記憶中,隱隱感覺到這個戴眼鏡的大男孩心裡有很多的理想與熱情,外在卻有著即便是現在的我也做不到的穩重與內斂。

多年後重新遇見,看到當年那位大男孩已經長大成為一個男人,這一路上,他不但在教育現場默默守護著自己遇見的孩子與大人,還建立部落格寫文章、出了一本書《此人進廠維修中!》、在不同的場域給出心理教育演講。

在我腦中想像的畫面是,一群「壞掉的大人」七嘴八舌手忙腳亂地,用擔架抬著一個個「受傷的孩子」,想要送給志恆這位輔導老師進行維修。而志恆老師推推臉上的眼鏡,不慌不忙地接住這些大人與孩子拋出來的生氣、挫折難過、無力等種種情緒。還要不時回頭,轉身注意到躲在角落許久,另一群學生的求助眼神。

送走這群人之後,志恆老師關了「輔導室」維修廠的門,回到家之後,在一次又一次的書寫中,慢慢整理著身為助人工作者必然會面臨的深沈無力感。面對這一個又一個失序的家庭系統與背後錯綜複雜的社會結構議題,大人們,到底可以做什麼?

於是,有了眼前的這本書稿。在遠方,我帶著欣賞的眼光閱讀著本書。志恆的文字還是有著他一貫穩重內斂的風格,可底下,流動的是一顆很真切又充滿熱忱的心,真誠地大聲疾呼著:「壞掉的大人們」請醒醒吧,請同時看見你們自己內在受傷的小孩,還有一直被你們標籤為問題青少年的孩子們!曾經,你們一定也經歷過壓抑痛苦的青春年少,如今,你們已經長大了,有更多的力量了,請嘗試先收起你的指責或擔心,重新找到一些愛的力量,從愛中,重新看見自己與孩子。

除了想喚醒「壞掉的大人們」的心,志恆用自己在教育現場累積出來的實務經驗,給大人們很具體的操作方法。「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要改變一整個社會與教育系統很難,但是,改變可以來自於「一小步的新嘗試」。

志恆在本書中給了很多好點子。有時候,「一小步的新嘗試」可能是,大人們願意放下教訓孩子的習慣,耐著性子聽孩子把話說完。有時候,「一小步的新嘗試」來自於,大人們願意每週用幾分鐘的時間跟孩子閒聊,累積個一兩年後,「受傷的孩子」才能確定眼前的這個大人「沒有壞掉」。也才願意冒險打開心房,把內在最困擾的事情跟眼前的這個大人分享。志恆在書中就分享了好多個關於學生們如何在暗中觀察他很久後,才願意真正向他求助的感人故事。

是的,我真心相信著,不管是「受傷的孩子」還是「壞掉的大人」,每個人的身體與心靈中,一直都蘊藏著想要修復愛與連結的力量。身為助人工作者,我們的工作讓我們有目睹生命韌性的機會,不管是帶著自殺念頭,還是身上累累的自殘刀傷,每個生命,都有著堅強的韌性。同時,每個生命,都只能接受在那一刻剛剛好能夠進得去的滋養。

很多時候,大人們不是因為有壞心才壞掉的,大人們是因為太想幫忙才把事情搞砸的。過於想要幫助孩子而不斷掌控孩子生活的父母、過於想要治好個案而不斷急著引入新治療法的心理師、過於想要保護孩子而急於介入的社工師。在大人們用力過度的狀況下,大人們累壞了,孩子也繼續受傷著。

所以,我很欣賞志恆在書中後半段,誠實的說出:「原來,我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重要。」其實,志恆並不是在自貶師長與助人工作者的重要性,他是想提醒自己也提醒所有的大人:「年輕的生命,只要有適當的資源,都有著向上的自然力量。」

對「壞掉的大人」來說,或許就是因為過去受了傷,所以他們放棄了對人性的相信。而他們需要的,正是要重拾這份對改變力量的堅定信仰,才有辦法用「一小步的新嘗試」來展開「愛的行動」,重新跟「受傷的孩子」建立關係。而對於新手老師或新手助人工作者來說,這份對人性的堅定相信才能讓師長們勇敢地在面對學生時說出真話,耐心等待,讓這份真誠的關係成為滋養青少年的沃土。

 

胡嘉琪博士

正在成為社會企業家的美國執業心理師

《從聽故事開始療癒:創傷後身心整合之旅》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