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螺旋動力理論 下的所有文章

為什麼老奶奶讓千萬人瘋狂?螺旋動力理論(七)

達人秀從美國紅到英國紅到中國。為什麼達人秀讓人們看得如此興奮呢?

Grandma dancer

八十歲的老奶奶的精彩舞蹈讓全場尖叫!(圖片翻攝自 YouTube)

將近八十歲的老奶奶,有四個成年孩子,跟老先生從英國搬到西班牙居住,一年半之後先生就過世了,老奶奶重拾童年興趣,開始認真學舞,最後登上舞台向世人發表自已的才賦!這場英國達人秀表演在網路上被至少千萬人觀賞。也被翻譯成中文新聞。老奶奶的故事為什麼如此振奮人心呢?

因為,老奶奶的故事完美代表了螺旋動力理論裡的「橘色成就價值體系」。這個時代裡,我們三不五時,就需要橘色傳說來削減內在被紅色威權與藍色法治壓迫已久的無助感。

老奶奶靠著個人的努力,超越了紅色威權(一般年紀老失去體力的人,在社會上也通常就失去權力,故事中老奶奶並沒有被突顯為上層階級,而是一介平民),也超越了藍色法治(老奶奶打破了角色限制,不在家含飴弄孫,而是跟年輕的舞蹈老師大跳性感豔舞)。這樣的故事,深深啟發了活在紅色威權與藍色法治社會中的眾人,給人帶來鼓勵,一個可以靠著個人努力實現夢想的勇氣!達人秀中,一個個靠著個人努力打破階級限制的故事,成為跨越國界,跨越種族的新時代神聖英雄傳說。

這樣的英雄傳說,比起比爾蓋茲或賈伯斯更接近底層人心。不需要率領整個企業征戰殺伐,只要透過日積月累的練習,有一天,凡人也可以站在舞台上發光發熱,受眾人景仰,成為英雄。英雄的成就,不只是靠外在定義;成就,可能只是對個人有重大意義的心願實現。

對老奶奶來說,能夠舞出自己,還有一層很重要的意義,那就是解放身體、重塑身體。上一篇談到,我們的身體,會隨著內在螺旋動力價值觀而被固定成某個樣子。要能夠跳出這種富有原始生命本能活力的 Salsa,老奶奶的身體在某種程度上也重新被雕塑,被釋放。

不過,其他受歡迎的橘色英雄傳說,多半還是透過個人努力獲得外在的肯定,得到外在的地位與資源。不管是現代英國美國還是中國,社會的本質其實還是不同比例的紅色威權與藍色法治,社會需要各式各樣的橘色傳說來繼續鼓勵人心。也因此近年來一些大紅大紫的華人戲劇,其中的重要元素就是平凡人靠著自己努力往上爬的故事。

例如現代劇杜拉拉(以及早期從日本紅到阿拉伯的阿信),以及古裝劇一個又一個靠著聰明才智往上爬的女主角(大長巾,女醫明妃)等等。這些主角們,不止擁有個人聰明才智與努力,也有外在的紅色藍色紫色助力(例如,不可或缺的貴人相助,莫名其妙忠心到死的朋友),以及,個人本身內在能夠因應紅色與藍色體系的各種能力(例如,能夠順應上位者挑戰的吃苦耐勞韌性,以及能夠察言觀色的成熟穩重)。

在新的一年,我想問的是,如果說電視節目與戲劇除了反映社會集體潛意識之外,還可以帶領社會一起進化,那麼,要怎麼樣把綠色關係價值中的人本精神,以及黃色系統價值的宏觀思考,偷偷結合到以上大受歡迎的元素當中呢?(因為,如果有個節目單純的只是綠色跟黃色,我的預測是,這個節目的觀眾可能很小眾,哈哈!)。

身體與價值系統,螺旋動力理論(六)

DE photo1

 

一看到美美的陳喬恩照片,你的眼睛放在哪裡?想邀請你把視線從陳喬恩的「事業線」往上移,注意觀察她的鎖骨,肩膀,與脖子。你看到什麼?

Dr. Graves 所提出的不同發展階段是同時奠基于生理、心理、社會的系統,換句話說,我們的身體姿態與內在神經系統狀態,都一一述說著我們是從什麼樣螺旋動力價值體系的社會環境中長大?我們心中擁抱著什麼樣的螺旋動力價值體系?

這個部分的理論我自已沒有機會讀原著,但我猜想當初 Graves 跟後繼者不見得有身體心理學方面的訓練,所以,啟發我比較多的反而是感官動能心理治療(sensorimotor psychotherapy, SP)以及 SP 原本的始祖,哈科米的 Ron Kurtz。身體心理學觀察到,我們的身體從早期發展時,就會順應環境而壓抑某些肌肉,過度使用某些肌肉,這些肌肉會支持我們表現出環境中需要我們展現出的身心狀態。久而久之,這些肌肉的鬆緊就變成一種習慣,身體會自然做出這些姿勢,連我們自己也常常沒有覺察到。如果你繼續觀察以下兩張照片,你覺得這三張照片中的明星們的鎖骨,肩膀,脖子有什麼相通點呢?

DE photo2

DE photo 6

觀察身體,當你看到這三張照片時,除了想說好美好帥之外,你覺得這三個身體在對你說什麼?你想到的形容詞有哪些?

你覺得在什麼顏色的價值體系當中,需要這樣的身體才最能適應環境?

台灣教育的「瓶頸」在哪裡?螺旋動力理論(五)

我在大學時念的是工業工程管理,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我學到很多黃色系統價值體系的入門思考,只是愚鈍的我常常沒有想到要怎麼用在生活上。

大多數念工程的學生都會學到一個重要的名詞:bottleneck 「瓶頸」。

要了解什麼是瓶頸,我們可以來想像一個簡單的生產線:包水餃。第一個人桿餃子皮,第二個人舀起適量的餃子餡放在皮上,第三個人把餃子包起來,第四個人把餃子一個個放進盒子裡面撒上麵粉。如果這四個人的工作速率差不多,那就可以很順利,一步接一步,一個個飽滿的餃子就被放進盒子裡面了。

可是,如果這個假想生產線的第三個人,也就是負責包餃子的人,速度特別慢,於是不用一會兒,我們就會看到第三個人的桌子旁邊堆滿了許多桿好的餃子皮上面已經放了餃子餡,而第四個人則無聊的沒事做。

這時,要改善這個餃子生產流程,我們都知道要改變第三個步驟,也就是這個系統的「瓶頸」。這可能是換個包餃子速度快一點的人,也可能是要兩個人同時擔任這個工作,或者是改成用一壓成型的包餃子模具,利用機具來簡化工作內容。

不去找出這個生產線的瓶頸,只是罵第四個人偷懶,或者是抱怨前面兩個人動作太快,是無法解決問題的。甚至,如果管理者只是四個人一起罵,也不說明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結果前面兩個人以為自己工作不力,更努力桿麵皮,更努力舀內餡,那卡在第三關瓶頸的水餃半成品就會越來越多,導致整個工作檯面秩序越來越亂。

 

台灣教育目前遇到的瓶頸在哪裡呢?對於這個大哉問,我們可不可以一起用螺旋動力理論來思考一下?

到目前為止談到的七個價值體系包含的不止是看事情的世界觀,也包括了每個系統中最被重視的目標是什麼?團體中的動力會是什麼樣子?個體在這樣的系統中會有什麼樣的行為?就我老公自己在大學教機械工程設計二十幾年的經驗來看,他提出一個有趣的觀點,就是,什麼樣的價值系統就會產生什麼樣的知識。

所以,當我們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台灣教育的「瓶頸」在哪裡?我們可以想像不同價值體系的人可能會分別這麼說:

米色本能:這個問題讓我很焦慮~

紫色部落:我要去問問「部落」裡其他人怎麼看這個問題?我會支持大多數人的看法。

紅色威權:當然要美國或歐洲最有名的教育專家才有權威能夠回答這個問題。還有,要有力能做事的教育部長才能推動台灣教育改革。

藍色法治:升學制度是問題的瓶頸。考試制度要繼續改善,要從制度層面著手才能引導教學的改變。

橘色成就:教育的瓶頸只會影響能力不夠的人。不管老師教得好不好,唸書是要靠自己的啦,我還不是靠自己考上X大。有本事的人還可以出國唸書啊。

綠色關係:我們需要廣為召開公聽會,多多搜集各層教師與家長學生的想法意見,才能找出台灣教育目前的瓶頸在哪裡?

黃色系統:要怎麼樣找出影響台灣教育制度的幾個系統性力量呢?要怎麼放寬眼界來思考呢?教育的問題反映出哪些更底層的社會問題?

 

看完以上七種不同尋找問題答案的思考路徑,我們好像可以這麼假設,台灣目前教育的瓶頸之一,就是以上這七種聲音同時在影響整個教育系統,但彼此之間無法對話。

我寫這篇文章的用意,不是想給讀者一個答案,而是想邀請讀者一起試著用黃色系統思考的角度,來探索屬於你自己身邊的教育系統瓶頸在哪裡?

有可能,你是學校的老師,那麼,你自己,以及你工作的學校裡長官同事的主要價值系統是什麼?或許,你是個藍色法治為主的老師,可是偏偏碰上紅色威權的校長,對你來說,最大的瓶頸在於怎麼因應校長隨自己高興命令人做事的壓力。又或許,你是個綠色關係的老師,天天對於只想講制度不願意看到孩子不同本質的其他同事正感到灰心。

有可能你是學生的家長,你自己,你的小孩,你的小孩的學校老師,對於教育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價值體系呢?或許,你的孩子目前很需要藍色法治的賞罰分明才能建立起好習慣,但是你自己讀了一大堆鼓吹人本主義講究建立關係的書。又或許,你孩子的老師每天跟你雞同鴨講,因為你們根本就站在完全不同的價值體系看你孩子目前的需要。又或許,你孩子的教育系統中最大的問題是其他學生家長的觀念正帶給學校老師不合理的壓力?

關於台灣教育系統瓶頸這樣的大哉問,我自己覺得這不會有一個單純的答案,如果真的要我提出一句簡單的回答,我會說,我們社會中最普遍的紅色威權與藍色法治的文化,讓我們很希望有人可以給我們一個答案。當我們期待別人給我們答案,就無法進入橘色成就系統,相信自己對這個問題有影響力,也無法進入綠色關係系統,去尋找跟自己有類似理想的人來一起推動改變,也無法進入黃色系統思考,用更超然的理性來探索議題。

琅琊榜,螺旋動力理論(二)

回顧 2015 年最紅的古裝宮廷權謀片,當屬「琅琊榜」,不但有眾多男神級的實力派演員,戲劇節奏不拖泥帶水,五十四集對白情節,精彩起伏扣人心弦。身體虛弱的主角,蘇哲,以一介布衣之姿來到京城,背後卻帶著籌劃十二年的大計。

蘇哲背後的身份不只是琅琊榜首麒麟才子,江左盟的盟主梅長蘇,更是背負著七萬將士血債的林氏赤燄軍團少主林殊。為了洗刷父帥與七萬將士的清白,也為了改變當朝官僚不計民生的風氣,蘇哲以全新的面貌與身份,欺瞞大多數認識他的京城舊人,在年少好友渾然不知的狀況之下,以兩年的時間輔佐原本連親王資格都沒有的靖王,打敗已經奪嫡十年的太子與七珠親王兩派人馬。

靖王,在劇中身為第二男主角,原本為江湖醫女的母親多年來榮辱不改其色,也因此不受皇帝青睞。常年在外征戰的靖王,一向個性耿直實事求是,當年不相信好友林殊與林帥會背叛父王,也因此質問皇帝而多年不得寵。面對朝中的種種不良風氣,靖王是這樣說的:「平衡官場,收服各方,不僅這次我不會學,以後我也不會學,朝廷自有朝廷的法度,如果心中只有自己的私利,這絕非是朝廷與官場應有的風氣!」

靖王點出這兩千年來,除了紅色威權價值體系之外,中國文化中的另一個核心價值系統:藍色法治價值系統

在藍色法治價值系統中,最重要的目標是維持系統的穩定,避免系統隨著生命與視野有限的紅色權威個人領導者,因個人私慾隨意改變而消減力量。為了達成這個目標,超乎個人的法規制度就被詳詳細細地制定出來了。這時候,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同時,即便皇帝權傾天下,但卻不能完全插手歸皇后管,自有其規章的後宮。自兩千年前開始,中國的儒家法家以及各朝各代的賢臣,不但建立起公領域(國)的制度,也建立起私領域(家)的角色規矩。

spiraldynamics

在藍色法治價值系統中,階序(hierarchy)還是重要的,但階序的決定來自于法規制度,而非上位者的個人喜好。嫡傳長子繼承王位,省了權力鬥爭過程中的內耗,以穩定系統。透過客觀的制度選賢與能,讓人有機會按照規距往上爬。上位者有上位者需要守的規距,下位者有下位者需要守的規距。當大家都可以按照規距做事情,有秩序的系統可以發揮出更強大的力量。

也因此,在藍色法治價值系統中,團體是大於個人的。制度日積月累的馴化,讓個人對於團體的產生一種忠心,忠心不是建立于個人與領導者之間的交情,忠心是一種個人對於團體無條件的認同感,願意為了團體犧牲個人小我利益的情懷。一旦各忠其主(團體),也只好道不同不相為謀,這個元素就變成中國戲劇中不可缺少的衝突來源。

另一方面,因為受傷而武功盡失,一身病骨的梅長蘇能夠建立起勢力龐大的江左盟幫派,除了自身的才智,靠著就是藍色法治價值系統的團體忠誠(主要幹部來自于當年倖存的赤焰軍,無條件認同梅長蘇的少帥地位),而不只是靠著紅色威權價值系統(梅長蘇本人已經打不過任何一個手下,但是,他靠著藍色法治價值系統而擁有的權力資源,卻有助於他運用紅色威權價值系統繼續施恩收服底下人壯大組織)。在紅色威權價值系統當道的世代,許多下層者受盡上位者的欺凌,於是,梅長蘇的江左盟就收服了許多當年受到當權者欺壓,而願意犧牲自己為親人報仇的手下。

過去,中國數千年的改朝換代,不管最上面坐著的人怎麼換,統治管理階級的根本價值體系在千年中,持續以某種比例的混合紅色威權與藍色法治,形成一種相當穩定的系統。梅長蘇雖然要幫助有著藍色法治價值理想的靖王當上王者,但卻需要私底下運用各種紅色威權的陰謀計算,才能跟當今的當權者抗衡。梅長蘇自已可以把人當棋子運用,最讓人記憶深刻的就是他手邊盒子裡,每個木牌上寫著一個官職,每去掉一個人,這個木牌就會被丟到他眼前的碳爐裡面燒掉。在混合紅色與藍色的價值體系裡面,下層者,永遠只是上位者眼中的棋子。如果你在工作場合,也覺得自己常常被老闆當棋子,不妨退後一步,一邊聽聽琅琊榜的插曲,一邊分析看看,自己的老闆與工作環境是不是同時擁抱著紅色與藍色的價值觀?

紅色威權價值系統:

個人為主,尤其是以強者為主,但在最高領導之下有著按照權力大小建立其來的階序,所以可以發揮強大的團體力量。系統目標在於鞏固與壯大個人權力,強者佔上位,上位者決定下位者的生活。

藍色法治價值系統:

團體為主,一切維護團體秩序為目標。法規制度的重要性大過任何個人喜好與情感。團體的利益大過個人的需要。階序的決定來自于制度,不再單純來自于上位者個人的喜好。因此,系統穩定度與力量大過紅色威權價值系統。

琅琊榜插曲《赤血長殷》部分歌詞,填詞:冰封江湖殇,清彦

爾虞我詐鬥 無論緣由
本喚作成王敗寇
這風雨一路 他只影獨走
拋卻歡喜悲涼感受

塵埃落定後 提韁回首
萬千過往烙心頭
暗香幽幽 江山皆沒入一眸

朱牆宮深 人心難嗅
黑白縱橫 殺伐無由
權傾談笑變 妙計斂藏於袖
負手算盡天下事 當飲一樽酒

 

 

星際大戰:螺旋動力理論(一)

聖誕節前夕,全球當紅的電影就是,星際大戰(Star Wars)第七部曲:原力覺醒。光劍大概也重新成為今年重要的兒童聖誕禮物之一。從今年起,想成為絕地武士的,不見得只限於男孩了,第七部曲中,覺醒到自身擁有原力的是拾荒女孩,芮。帶著原本屬於安納金與路克父子的光劍,芮也踏上成為絕地武士之路。

這部電影從一九七零年代末期開始,跨越三十多年兩個世紀,吸引著老少全家觀看。在電影院中,我的身後坐著七八十歲的老爺爺跟已經是中年的兒女,當年,他們也曾經一起這樣看電影嗎?還是,當年錯過的,終於在多年後有機會彌補呢?這部在美國(或者說世界)文化扮演重要角色的電影,背後在說著一個什麼樣的故事呢?

走出電影院,和老公兩人用螺旋動力理論(Spiral Dynamics Theory, SD, Beck & Cowan, 1996)討論者星際大戰背後的世界觀。螺旋動力理論源自于一九五零年代發展心理學家的研究,Clare W. Graves 的理論(Emergent Cyclic Levels of Existence Theory)試圖說明人類會為了因應環境而持續發展出各種 bio-psycho-social (生理-心理-社會)系統。而後 Graves 的學生 Beck,以及其學生 Cowan 進一步把這個理論改名為螺旋動力理論。在台灣,可能比較多人聽過被歸類為超個人心理學家的 Ken Welber,Welber 也曾經與 Beck 合作,並在其 Integral Theory 當中也納入螺旋動力理論,另一方面,Sprial Dynamis Integral 也被提出。

和其他我們念心理學所熟知的道德發展或社會心理發展階段理論不同,SD 所描述的價值系統沒有一定的發展時間,雖然不同的 level 有其階層高低,但是人類有可能在個體與環境互動中往上或往下發展。同時,雖然每個階段被稱之為價值系統,但其實,每個 level 的價值體系同時影響個人身心以及個人所處系統的團體動力。在這裡,我想試著用星際大戰的故事來說明螺旋動力理論中的三個系統:以求生存為主的米色本能價值系統,以求安全為主的紫色部落價值系統,以求控制為主的紅色威權價值系統。

spiraldynamics

米色本能價值系統:芮,一開始生活在貧瘠邊緣的沙漠星球上,每天只能靠拾荒向唯一擁有食物資源的老闆換取僅夠溫飽的糧食。芮,一個人獨自活在以本能求生存的價值體系當中,在這個系統中,最重要的就是個人當下的生與死。個人所有的身心資源都在於支持繼續活下去這個目標。數千數萬年之前,人類大概多處於這樣的狀態下,每天靠著動物本能求生存。在這個狀態中,人類沒有什麼太多的團體動力,各自以本能求取生存。就像電影中,每個拾荒者都是獨自行動。或許,因為美國保留著當年發現新大陸以及拓荒西部的精神,許多電影當中我們都可以看見主角有著隨本能求生存的驚人能力,例如,饑餓戰爭(Hunger Game)當中的女主角,龍紋身的女孩(Girl with Dragon Tatoo),以及這部星際大戰中的女主角,全身都充滿沒有被文明所馴化的求生本能。

紅色威權價值系統:這部電影的核心價值系統就在於此。不管是銀河帝國,甚至與其對抗的絕地武士,都活在有權力的上位者能夠決定下位者一切的威權價值系統。從之前的銀河帝國,到第七部曲中的新黑暗力量第一序軍團(First Order),只有一個人擁有絕對的權力,底下的人由權力大小來決定其階序(hierarchy),因此,每個人專注于如何控制他人,牟取權力。

即便絕地武士與共和國似乎有些其他價值系統的影子,但是最終決定一切的,只能夠是那個擁有最高原力的「英雄」。在紅色威權價值系統中,英雄總是孤獨的,高處不勝寒。從超人,蝙蝠俠,蜘蛛人,到絕地武士,英雄獨自一個人背負著芸芸眾生的福祉。

紅色威權價值系統並不見得就是不健康或黑暗的,在華人價值體系當中,紅色威權價值系統占有非常重要的成分,成王敗寇幾乎是大多數人默默認同的價值。亞洲人對於強大領導者的遵從,讓團體能夠發揮強大的力量。團體中確保王者是最強大的,有著無法動搖的地位,可以迅速穩定團體,讓團體以此為基礎而繼續往外與其他團體競爭。打開亞洲各國電視,幾乎每部電視劇的主要價值系統都包含著紅色權威價值系統。即便是浪漫愛情劇,也是霸道總裁或黑幫老大求愛記。

至於美國文化,紅色威權價值系統其實也占了很大的一部份。雖然很多美國人可能不會願意承認,畢竟這是個號稱民主的社會。不過,其實從美國流行的各種戰爭動作英雄片來看,大多數美國人是活在紅色威權價值系統中的。就連我曾經工作四年的美國大學,上面的主管,每個人最主要的價值系統都是紅色威權。我的假設是,美國大學近十幾年來的資金危機,削弱了校園民主的系統,讓當權者擁有更集中的權力。這也說明了 Graves 原本提出的,個人與社會系統有可能繼續往上發展,也有可能往下回歸。種種因素,或許讓有紅色威權價值觀的人當權,也或者,系統的紅色威權價值觀,讓主管得到權力之後,自身的紅色威權價值更加浮上檯面,於是,領導者本身不見得對於團體有真正的同理心,而是處在不斷鞏固自身權力的循環當中(雖然,領導者可能會說,我這樣做其實是為了整個團體,我強大,這個團體就可以獲得更多資源)。

同理心,在單純的紅色威權價值系統當中是無法被發展完全的。因為在這個系統中,最高權力者不需要有完整的同理心,只需要有絕對的權力繼續鞏固階級,站在階級最上端就擁有足夠的資源來滿足個人需求。在這篇討論台灣教育體系如何養成競爭人格的部落格文章中,作者陳政亮提到台灣教育系統中,家長與學校不斷加深「由名次所構成的階序(hierarchy)世界,受教育者的社會地位正是由成績優劣所決定的。」在這樣的狀況下,所謂的勝利組與魯蛇之間,存在著無法溝通的權力鴻溝,於是,面對教育改革,一些學生或家長就會講出為什麼要跟「人渣」分享資源這種很沒有同理心的話。就我看來,不管教育改革怎麼改變計分方式,只要社會持續以紅色威權價值體系當道,社會就會繼續強化可以分別階序的教育或選才方式。

作者也觀察到所謂後段班的學生會講互相幫忙的「義氣」。就像是星際大戰第七部曲中,芮,遇到 Fin,從之前的單獨求生,到兩人之間需要互相合作才能安全,於是兩個人很講義氣地彼此幫助,開始發展出 SD 的紫色部落價值系統,在這個系統中,個人考慮的不再只是自己,而是系統中的我們,因為,部落團體可以帶給個人與系統更大的安全。在人類歷史中,部落價值系統帶著許多關於自然神秘力量的神話,有一些或許是人類為求心安的迷信,有一些則帶著早期人類流傳下來的智慧。在紫色部落價值系統當中,雖然在同一個部落之間的人開始發展對彼此的同理心,形成以團體為主的認同,但在不同部落之間,卻不見得能彼此容忍。例如,除了許多部落保留之出草傳統,賽德克巴萊中的英雄莫納魯道,就為了保護自己部落而攻打其他部落。而莫那魯道率領族人成就的不是任何個人的福祉,而是團體的部落認同驕傲(「活者,不是延續生命唯一的形式,走向彩虹橋,才是賽德克族人生生不息的驕傲」)。

當紫色部落價值加上紅色威權價值,就形成某種形態的幫派,例如電影中劫富濟貧的俠盜羅賓漢,或是美國城市中底層人民形成的幫派(ganster groups in inner city)。在弱肉強食的世界裡,一群人合作彼此求生,以強者為王,但又以鞏固自身團體利益為目標,幫派當中有著從紫色部落價值觀而來的儀式(例如在身上留下團體標誌的入門儀式)來加深團體成員彼此的義氣。同時,也有著強者統帥下位者的紅色威權價值觀。至於華人電影中盜亦有道發展數百數千年的幫派,那又包含了其他的價值系統,會在下一篇討論。

亞洲愛情偶像劇中不可缺少的元素就是,紫色部落價值系統(菜市場部落中長大,相信助人義氣的女生)遇上紅色威權價值系統(城市頂端精英,孤單長大的霸道總裁),這兩者因為價值系統差異而激起的火花,組成戲劇中因互補而產生的吸引力,以及種種因為差異而產生的誤會考驗。更重要的是,不管是紫色或紅色價值系統,人們都還沒有發展出完整的自我分化(對紫色部落來說,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對紅色權威來說,我是老大,我覺得重要的就是你也覺得重要的),也沒有發展出彼此能夠傾聽溝通的完整同理心,因此,這樣的組合產生最讓人虐心的情緒糾結與愛情悲劇。

沒想到,從星際大戰開始說起,竟然談到這麼多。在這裡簡單地複習一遍,或許可以幫助大家一起來檢視自己內在身心靈與外在環境是否有以下三個價值系統的元素?(或者,各元素所占的比例有多少?):

米色本能價值系統:

個人為主。系統目標在於求個人生存。身心發展出各種求生的本能。或許是能夠很敏銳地覺察危機,如動物般地攻佔殺掠。

紫色部落價值系統

團體為主。系統目標在於求團體安全。善於運用各種身心靈技巧幫助個人融合入團體,而產生一種集體的力量,例如儀式,吟唱,草藥等等。團體的認同大於個人自身。

紅色威權價值系統

個人為主,尤其是以強者為主,但在最高領導之下有著按照權力大下建立其來的階序,所以可以發揮強大的團體力量。系統目標在於鞏固與壯大個人權力,在階序中往上爬。上位者決定下位者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