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大戰:螺旋動力理論(一)

聖誕節前夕,全球當紅的電影就是,星際大戰(Star Wars)第七部曲:原力覺醒。光劍大概也重新成為今年重要的兒童聖誕禮物之一。從今年起,想成為絕地武士的,不見得只限於男孩了,第七部曲中,覺醒到自身擁有原力的是拾荒女孩,芮。帶著原本屬於安納金與路克父子的光劍,芮也踏上成為絕地武士之路。

這部電影從一九七零年代末期開始,跨越三十多年兩個世紀,吸引著老少全家觀看。在電影院中,我的身後坐著七八十歲的老爺爺跟已經是中年的兒女,當年,他們也曾經一起這樣看電影嗎?還是,當年錯過的,終於在多年後有機會彌補呢?這部在美國(或者說世界)文化扮演重要角色的電影,背後在說著一個什麼樣的故事呢?

走出電影院,和老公兩人用螺旋動力理論(Spiral Dynamics Theory, SD, Beck & Cowan, 1996)討論者星際大戰背後的世界觀。螺旋動力理論源自于一九五零年代發展心理學家的研究,Clare W. Graves 的理論(Emergent Cyclic Levels of Existence Theory)試圖說明人類會為了因應環境而持續發展出各種 bio-psycho-social (生理-心理-社會)系統。而後 Graves 的學生 Beck,以及其學生 Cowan 進一步把這個理論改名為螺旋動力理論。在台灣,可能比較多人聽過被歸類為超個人心理學家的 Ken Welber,Welber 也曾經與 Beck 合作,並在其 Integral Theory 當中也納入螺旋動力理論,另一方面,Sprial Dynamis Integral 也被提出。

和其他我們念心理學所熟知的道德發展或社會心理發展階段理論不同,SD 所描述的價值系統沒有一定的發展時間,雖然不同的 level 有其階層高低,但是人類有可能在個體與環境互動中往上或往下發展。同時,雖然每個階段被稱之為價值系統,但其實,每個 level 的價值體系同時影響個人身心以及個人所處系統的團體動力。在這裡,我想試著用星際大戰的故事來說明螺旋動力理論中的三個系統:以求生存為主的米色本能價值系統,以求安全為主的紫色部落價值系統,以求控制為主的紅色威權價值系統。

spiraldynamics

米色本能價值系統:芮,一開始生活在貧瘠邊緣的沙漠星球上,每天只能靠拾荒向唯一擁有食物資源的老闆換取僅夠溫飽的糧食。芮,一個人獨自活在以本能求生存的價值體系當中,在這個系統中,最重要的就是個人當下的生與死。個人所有的身心資源都在於支持繼續活下去這個目標。數千數萬年之前,人類大概多處於這樣的狀態下,每天靠著動物本能求生存。在這個狀態中,人類沒有什麼太多的團體動力,各自以本能求取生存。就像電影中,每個拾荒者都是獨自行動。或許,因為美國保留著當年發現新大陸以及拓荒西部的精神,許多電影當中我們都可以看見主角有著隨本能求生存的驚人能力,例如,饑餓戰爭(Hunger Game)當中的女主角,龍紋身的女孩(Girl with Dragon Tatoo),以及這部星際大戰中的女主角,全身都充滿沒有被文明所馴化的求生本能。

紅色威權價值系統:這部電影的核心價值系統就在於此。不管是銀河帝國,甚至與其對抗的絕地武士,都活在有權力的上位者能夠決定下位者一切的威權價值系統。從之前的銀河帝國,到第七部曲中的新黑暗力量第一序軍團(First Order),只有一個人擁有絕對的權力,底下的人由權力大小來決定其階序(hierarchy),因此,每個人專注于如何控制他人,牟取權力。

即便絕地武士與共和國似乎有些其他價值系統的影子,但是最終決定一切的,只能夠是那個擁有最高原力的「英雄」。在紅色威權價值系統中,英雄總是孤獨的,高處不勝寒。從超人,蝙蝠俠,蜘蛛人,到絕地武士,英雄獨自一個人背負著芸芸眾生的福祉。

紅色威權價值系統並不見得就是不健康或黑暗的,在華人價值體系當中,紅色威權價值系統占有非常重要的成分,成王敗寇幾乎是大多數人默默認同的價值。亞洲人對於強大領導者的遵從,讓團體能夠發揮強大的力量。團體中確保王者是最強大的,有著無法動搖的地位,可以迅速穩定團體,讓團體以此為基礎而繼續往外與其他團體競爭。打開亞洲各國電視,幾乎每部電視劇的主要價值系統都包含著紅色權威價值系統。即便是浪漫愛情劇,也是霸道總裁或黑幫老大求愛記。

至於美國文化,紅色威權價值系統其實也占了很大的一部份。雖然很多美國人可能不會願意承認,畢竟這是個號稱民主的社會。不過,其實從美國流行的各種戰爭動作英雄片來看,大多數美國人是活在紅色威權價值系統中的。就連我曾經工作四年的美國大學,上面的主管,每個人最主要的價值系統都是紅色威權。我的假設是,美國大學近十幾年來的資金危機,削弱了校園民主的系統,讓當權者擁有更集中的權力。這也說明了 Graves 原本提出的,個人與社會系統有可能繼續往上發展,也有可能往下回歸。種種因素,或許讓有紅色威權價值觀的人當權,也或者,系統的紅色威權價值觀,讓主管得到權力之後,自身的紅色威權價值更加浮上檯面,於是,領導者本身不見得對於團體有真正的同理心,而是處在不斷鞏固自身權力的循環當中(雖然,領導者可能會說,我這樣做其實是為了整個團體,我強大,這個團體就可以獲得更多資源)。

同理心,在單純的紅色威權價值系統當中是無法被發展完全的。因為在這個系統中,最高權力者不需要有完整的同理心,只需要有絕對的權力繼續鞏固階級,站在階級最上端就擁有足夠的資源來滿足個人需求。在這篇討論台灣教育體系如何養成競爭人格的部落格文章中,作者陳政亮提到台灣教育系統中,家長與學校不斷加深「由名次所構成的階序(hierarchy)世界,受教育者的社會地位正是由成績優劣所決定的。」在這樣的狀況下,所謂的勝利組與魯蛇之間,存在著無法溝通的權力鴻溝,於是,面對教育改革,一些學生或家長就會講出為什麼要跟「人渣」分享資源這種很沒有同理心的話。就我看來,不管教育改革怎麼改變計分方式,只要社會持續以紅色威權價值體系當道,社會就會繼續強化可以分別階序的教育或選才方式。

作者也觀察到所謂後段班的學生會講互相幫忙的「義氣」。就像是星際大戰第七部曲中,芮,遇到 Fin,從之前的單獨求生,到兩人之間需要互相合作才能安全,於是兩個人很講義氣地彼此幫助,開始發展出 SD 的紫色部落價值系統,在這個系統中,個人考慮的不再只是自己,而是系統中的我們,因為,部落團體可以帶給個人與系統更大的安全。在人類歷史中,部落價值系統帶著許多關於自然神秘力量的神話,有一些或許是人類為求心安的迷信,有一些則帶著早期人類流傳下來的智慧。在紫色部落價值系統當中,雖然在同一個部落之間的人開始發展對彼此的同理心,形成以團體為主的認同,但在不同部落之間,卻不見得能彼此容忍。例如,除了許多部落保留之出草傳統,賽德克巴萊中的英雄莫納魯道,就為了保護自己部落而攻打其他部落。而莫那魯道率領族人成就的不是任何個人的福祉,而是團體的部落認同驕傲(「活者,不是延續生命唯一的形式,走向彩虹橋,才是賽德克族人生生不息的驕傲」)。

當紫色部落價值加上紅色威權價值,就形成某種形態的幫派,例如電影中劫富濟貧的俠盜羅賓漢,或是美國城市中底層人民形成的幫派(ganster groups in inner city)。在弱肉強食的世界裡,一群人合作彼此求生,以強者為王,但又以鞏固自身團體利益為目標,幫派當中有著從紫色部落價值觀而來的儀式(例如在身上留下團體標誌的入門儀式)來加深團體成員彼此的義氣。同時,也有著強者統帥下位者的紅色威權價值觀。至於華人電影中盜亦有道發展數百數千年的幫派,那又包含了其他的價值系統,會在下一篇討論。

亞洲愛情偶像劇中不可缺少的元素就是,紫色部落價值系統(菜市場部落中長大,相信助人義氣的女生)遇上紅色威權價值系統(城市頂端精英,孤單長大的霸道總裁),這兩者因為價值系統差異而激起的火花,組成戲劇中因互補而產生的吸引力,以及種種因為差異而產生的誤會考驗。更重要的是,不管是紫色或紅色價值系統,人們都還沒有發展出完整的自我分化(對紫色部落來說,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對紅色權威來說,我是老大,我覺得重要的就是你也覺得重要的),也沒有發展出彼此能夠傾聽溝通的完整同理心,因此,這樣的組合產生最讓人虐心的情緒糾結與愛情悲劇。

沒想到,從星際大戰開始說起,竟然談到這麼多。在這裡簡單地複習一遍,或許可以幫助大家一起來檢視自己內在身心靈與外在環境是否有以下三個價值系統的元素?(或者,各元素所占的比例有多少?):

米色本能價值系統:

個人為主。系統目標在於求個人生存。身心發展出各種求生的本能。或許是能夠很敏銳地覺察危機,如動物般地攻佔殺掠。

紫色部落價值系統

團體為主。系統目標在於求團體安全。善於運用各種身心靈技巧幫助個人融合入團體,而產生一種集體的力量,例如儀式,吟唱,草藥等等。團體的認同大於個人自身。

紅色威權價值系統

個人為主,尤其是以強者為主,但在最高領導之下有著按照權力大下建立其來的階序,所以可以發揮強大的團體力量。系統目標在於鞏固與壯大個人權力,在階序中往上爬。上位者決定下位者的生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