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但不跟著一起坐雲霄飛車~

完搞15x15_11

文字:胡嘉琪;繪圖:蹦榜

看見這麼可愛的小白兔,嗚著眼睛卡在雲霄飛車上面下不來,你會怎麼辦?很想幫忙吧!?視覺上你先被什麼吸引了呢?小白兔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沒有止盡的軌道?
過去一周接了好幾對親子與伴侶,父親與女兒、媽媽與女兒、先生跟太太。從青少年到七十幾歲~
歲月不見得能夠改變的是我們自我分化(self-differentiation)的程度。當我們的自我分化程度不夠高,容易讓自己被情緒淹沒了理性,就會跟著小白兔跳進雲霄飛車。於是,在這一對對親人的對話中,我觀察著雙方因為關心則亂,因此把屬於對方的責任攬在身上,或者,自己投射過多感覺而無法看到對方的堅強與真實樣貌。
這時候,因為治療師的存在,為兩人之間拉出一個空間,讓彼此有機會從雲霄飛車上退下來,站在一個比較遠的位置,似乎就有可能看到一些原本看不到的風貌。這也是我很喜歡除了個別晤談,也提供伴侶與親子之間對話機會的諮商。我可以在過程中,有時進,有時退。進的時候可能需要我發揮很大的能量才能緩下雙方原有的舞步。退的時候呢,有時候實在比單獨晤談輕鬆太多了,就坐在那邊欣賞兩人對話的風景。

當晤談室中有兩位以上的個案,治療師要有能力給出很寬廣的身心容納之窗。

只是,如果晤談室中,只有治療師跟個案兩個人呢?
回顧過去兩周,二十幾個不同的個案中,我也有這麼一次不小心被拉到雲霄飛車的旁邊,靠太近,就失去了我的澄明心與創造力。記得那是忙碌一周中,週五傍晚最後一個個案,偏偏個案又是「多年躁鬱+複雜人際背叛創傷+目前處在高衝突環境中+掌控型追求完美的特質+過去已有好幾年接受一般談話諮商的經驗(已經被之前的心理師訓練成不斷分享的談話習慣了)」,哎啊,感覺那不只是雲霄飛車,比較像是龍捲風了。
這時候,更加覺得自己要認真做到兩件事情:
(一)要繼續調養身心,早餐中餐一定要吃飽,這樣下午四點的時候才不會因為身體沒有能量而失去澄明心。
(二)要把結構帶進來,更清楚地與個案溝通治療的目標與方法,要進一步討論出兩人同意的諮商結構,妥善運用認知行為治療中結構晤談的技巧(例如,在一開始就清楚定義今天的目標與重點,運用工作表請個案安靜寫下回答(寫字可以啟動理性大腦)等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