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十五歲的自己

知道嗎,我總是惦記,十五歲不快樂的你。 (聽著劉若英的歌)

自從你考上北一女之後,就開始了很多讓你搞不清楚的噩夢。

上學,不再是件快樂的事情。深夜,在自己的房間裡,或者,坐在台北市擁擠的公車上,你逼著自己繼續背誦明明昨天晚上不想背,然後明天或等一下要考的國文課文。

原來,強逼你把課文一字不漏地背下來,對你來說,是這麼大的一件創傷。

因為,你那充滿自由與創造力的腦袋瓜,從來就不喜歡反覆與固定的背誦。更不明白為什麼要一個字不差地把課文背出來。於是,你叛逆地不想背。可是,不敢完全放棄功課的你,又不得不繼續背。因為,曾經,在國中的時候你可以背誦很多國文英文,所以,你以為自己是可以這麼做。

於是,你的身體捲縮著,強撐著,逼著自己張開眼睛,看著那一個個字,一段段中文字,這些字卻怎麼都進不到你的心裡。

然後,就是寫國文考卷的時候,把會寫的選擇題寫完之後,面對著最後一大段的空白,是要試著擠出幾個字,還是完全放棄呢?你的身體凍僵了,焦慮的能量從脊椎底部一直蔓延到腦袋瓜頂端。你的身體也垮下來了,因為這是一個十五歲的你無法逃脫也無法打敗,莫名其妙被卷進去的生存遊戲。(對,其莫名其妙與殘忍程度,其實從隱喻的角度來看,就跟電影 hunger game 一樣。)

我想跟你說,如果可以,我一定馬上幫你辦退學,帶你從那個奇怪的學校跟升學制度中走出來。或者,我會揮著神奇的魔棒,把北一女的社團與同學們留下來,把老師跟考試制度都送去退休。

總之,你可以在一個很棒的圖書館跟實驗室,跟其他一群和你一樣的青少年們,一起透過遊戲、設計與執行方案學習。你們雖然只有十五歲,卻關心著弱勢族群的生存權、人類未來要怎麼不損害地球的與世界和平共處、當生命已經不再有品質到底人有沒有決定自己生死的權利,還有好多好多。

面對這些連大人都想不出來輕鬆解答的問題,你們的責任不是馬上想出答案,而是在安全、快樂、充滿創造力的環境,去做不同的試驗,可以是物理化學生物實驗,可以是尋找歷史地理人文資料。

在這個地方,可以犯錯,可以失敗,可以有瘋狂的主意,可以有同儕之間認真的辯論與討論,可以放下手中的工作坐在大樹下發呆。(沒有一字不漏背課文這種事情,即便有什麼是需要記得的,你們可以透過教導別人跟解釋給自己聽的過程,讓自己的心真正記得。)

不過,我知道,我無法回去改寫歷史,我只能,讓心中十五歲的你,在此刻活在心中理想的樂園。就是我現在的生活。

每一天,雖然我走進一樣的辦公室,面對個案,但是,沒有一天是完全重複的。即便是看了三年的個案,還是有我不知道的故事。

每一天,都是帶著謙虛與專業的心,進行新的探索、試驗、學習。

恩,我相信十五歲的你,對於這樣的生活會是滿意的!

 

後記:我也想感謝當年十五歲的你,謝謝你讓自己參加辯論社還有做很多其他好玩的事情。雖然你無法逃脫那個莫名其妙的生存遊戲,你在體制之內,總是可以找到讓自已繼續做自己的方式。正因為你這樣的固執與堅持,我們才有機會走到現在這個地方。

我也想感謝不知名的老師與學姊們,在那莫名其妙生存遊戲中,一定是因為有你們,才讓那個學校有著這麼多的課外活動。或許,你們有人也看到那個遊戲的殘酷,所以爭取了一些自由喘氣的空間。或許,你們只是單純旳喜歡做哪些事情,所以就真心地創造了那些空間。不管如何,謝謝你們。

 

1 關於 “給十五歲的自己”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既自願又被迫的創傷 | Peace Body Mi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