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其實不是你不勇敢:面對霸凌後可能有的身心壓力(應激)反應

朋友傳來微博上一位母親分享自己和孩子一起面對霸凌的心理歷程。十歲的男孩在學校的廁所遭到兩位同齡男孩的霸凌,醫生給出了「急性應激(壓力)反應」的診斷,並建議家長不要再在孩子面前重提舊事,讓孩子在家休息一週不要去上學。一般的讀者可能會好奇,什麼是「急性應激(壓力)反應(Acute Stress Response)」?這是可以治療的狀況嗎?要怎麼治療呢?遇到這種狀況的人有可能回復到原來的樣子嗎?如果我的孩子遇到霸凌,也會發生一樣的狀況嗎?

網路上不管是百度還是維基,都有對於醫學名詞的專業界定。本文嘗試從比較接近大眾的語言來說明什麼是人類身心在面對極端壓力(應激)的時刻,可能會出現的各種生理與心理反應。

從讀博士班開始到身為在美國執業的心理學家,過去十二年來,我最感興趣的主題就是人跟人之間的親密依附關係(也可以說是,人與人之間愛的力量),以及人與人之間可能帶給彼此的創傷壓力(應激)與創傷療癒(也可以說是,人如何面對並克服受苦後得到力量的過程)。

以下這個圖可以幫助我們初步了解創傷壓力對於身心的影響。我們的身心會有一個容納之窗,可以容納內外在的不同壓力刺激。內在壓力刺激可能是身體的病痛,也可能是喝咖啡後的興奮,外在的壓力刺激可能是要結婚的緊張,也可能是在職場被老闆大罵的痛苦。

並不是所有的壓力刺激都是不好的,只要壓力刺激還在身心容納之窗的範圍之內,我們常常需要一些壓力刺激,才能讓我們的身心更有動力,例如有人會在興奮緊張當中籌辦婚禮,或者,我在趕稿壓力之下把這篇文章寫完。很多成功的運動員,就是花了許多年拓寬自己的身心容納之窗,所以,他們可以承受常人無法承受的壓力。

slide1

可是,創傷壓力是把我們逼出身心容納之窗的巨大壓力,也就是說,在面臨創傷壓力刺激的時候,身心無法再用平常的方式應對,身心會覺得這個壓力刺激威脅到自己的基本生存安全感。身為人,我們和其他動物是一樣的,當我們警覺到自己的基本生存安全感被嚴重威脅了,身心可能會瞬間進入由交感神經單方面主導的戰鬥與逃跑,可同時,因為創傷壓力是如此巨大,基本上是打也打不過,跑也跑不掉的,所以這樣的戰鬥與逃跑就可能變成是盲目的攻擊與無方向的逃跑。甚至,一部分的身心在知道自己已經被困住的同時,就會被快速拉到過低激發的凍結與癱瘓狀態,讓身心麻木以模糊痛苦。

當我們面對肢體霸凌,有些人很快就會被逼出身心容納之窗外面,但平常有武術訓練的人,對於肢體攻擊可能有比較大的身心容納之窗。同樣的,當我們面對心理霸凌,如果是在團體中平常就已經是比較孤立,沒有什麼其他朋友的人,如果內在危機感比較重,也就更有可能被霸凌壓力逼出身心容納之窗外面。

這樣說並不是想責怪某些人不夠勇敢,相反地,這裡是想強調壓力對於個人有主觀性的不同。我們需要更有同理心與換位思考的能力,才能夠真正從不同當事人的不同角度來看霸凌壓力。換句話說,當學生覺得自己被霸凌呢,老師家長不能簡單地說,這在我看來沒什麼事,不過就是大家鬧著玩的。對一個人來說是鬧著玩的,卻可能讓另一個人覺得自己的身心處在生死存亡的威脅之下。

在這裡想強調是,要真正解決與協調校園霸凌事件,需要學校師長、學生家長、以及學生當事人本身,大家都願意去瞭解什麼是創傷壓力,也願意去理解別人跟自己對於事情的感受可能是不同的。

換句話說,同理心與換位思考能力,是校園霸凌事件預防與復原的重心。

很多時候,校園霸凌所帶來的創傷壓力,並不會讓人有外在的傷口,但是,內在身心的失調,卻比被割了一刀流血還嚇人。霸凌過後,受害者不明白自己的身心為什麼一下子會進入過度激發狀態,常常特別激動,腦子亂哄哄地反覆回想事發當時的影像,心蹦蹦地跳,全身血脈噴張,比從雲霄飛車上往下掉的那一秒還更驚慌,一害怕時身子就凍著了,連移動跟指頭都不敢。可是,可能不到幾分鐘之後,身心就馬上跌到過低激發狀態,覺得自己麻木不仁,可以躺在沙發上不知不覺太陽就下山了。如果是一個年幼孩子面臨自己身心這種急速變化,可能會讓孩子覺得自己「壞掉了」,很容易去責怪自己,覺得自己是個有問題的孩子。

可是,其實以上這些身心狀態,都是身體與心靈為了保護我們而有的反應。雖然這些反應是「異常」反應,也就是平常我們不會這麼努力戰鬥或逃跑,也不會這麼麻木,但這些「異常」反應,其實是在面對「異常」創傷壓力刺激之下的「自然」反應,是我們的身心想要保護自己而做出的各種嘗試,只是,這些嘗試在創傷壓力過去後就不需要了,需要我們想辦法幫助自己的身心重新回到容納之窗內。

好希望有人可以對被霸凌的孩子說:

孩子啊,如果在有人欺負你的時候,你的身體凍住了,就像是小烏龜想縮進龜殼一樣,那麼,其實不是你不夠勇敢,而是你的身體很聰明,知道在被困住跑不掉的時候,要像小烏龜一樣躲起來。

孩子啊,如果在有人欺負你的時候,你發現自己被憤怒沖昏了頭,亂打一通,其實,也不是你很殘忍,不知道打回去對方很痛,而是你的身體很聰明,知道在面臨威脅的時候要奮力求生。

也好希望有人可以對霸凌別人的孩子說:

孩子啊,當你突然發現自己的惡作劇,讓其他人受傷了,有一部分的你一定很害怕,也很困惑。即便爸媽或老師不見得理解你這個害怕的部分,你自已也知道,那種闖禍的感覺讓你的身心有一部分也凍著了。

孩子啊,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這麼欺負別人?你也曾經被別人欺負而受傷過嗎?還是,你常常看著大人們互相欺負?其實,不是你生來就是個「壞孩子」,我們每個人如果心底受傷很痛,身體有時候就會故意逞強,好把那心底的痛遮住。

好希望有人可以對所有的孩子說:

孩子啊,如果你發現自己已經在安全的地方,沒有人會欺負你了,好希望有個大人可以懂你,可以陪你一起把經歷過的冒險,說成一個屬於你的冒險故事。陪你一起跑跑跳跳,把身體的緊張轉換成用力向前的動力。陪你一起大吼大叫,把身體的顫抖轉換成大聲地歌唱。然後,再有人給你一個溫暖的懷抱,讓你知道,在這個世界上,你並不孤單,被霸凌不是你的錯。成長的過程也必然包含犯錯。讓你的眼淚有機會流出來吧,被暖暖地大大地愛承接住。

2 關於 “孩子,其實不是你不勇敢:面對霸凌後可能有的身心壓力(應激)反應”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從「隱喻」來瞭解複雜心理創傷與人格結構解離 | Peace Body Mind

  2. 引用通告: 危機事件後,老師可以花 3-5 分鐘幫全班學生 | Peace Body Mi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