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廣創傷知情(trauma-informed)

「知識就是力量」,當我們擁有知識,我們擁有重新看清楚這個世界的力量,也擁有運用知識來改變這個世界的力量。

 

每當我被問到什麼是「創傷知情(trauma-informed)」,我的第一個回答通常就是:「知識就是力量」,「知情」就代表我們擁有知識,所以,「創傷知情」,就是我們擁有關於創傷的知識,以及這些知識所帶來的力量。

換句話說,「創傷知情」就是我們能夠辨認創傷壓力, 能夠了解創傷壓力對個人與系統帶來的影響,甚至,對於創傷的知識,帶給個人與系統能夠進一步預防與療癒創傷的力量。

和幾個朋友討論後,我們想成立「華人創傷知情推廣團隊」,慢慢結合眾人之力,向大眾推廣創傷知情。希望有一天,當有更多的人擁有知識,眾人的知識所集結起來的力量,能夠打造出許多創傷知情且實踐慈悲心的系統 (systems that’s trauma-informed and compassionate)。

我們想強調實踐慈悲心(或悲憫心, compassion)這個部分,因為,創傷知情並不是用一種控訴的態度來譴責過去的創傷,創傷知情是培養個人與社會更深刻的慈悲心(或悲天憫人之心)。

曾經同意我把她的一小部分故事寫進我的第一本書「從聽故事開始療癒」的個案,用她生命中所遭遇到的複雜創傷故事,以及此時此刻繼續深陷的掙扎,教導著我,生命本身不論如何永遠帶著高貴的韌性。創傷壓力過後,有可能同時在生命中留下傷痕以及成長。

換句話說,討論創傷知情,並不是創造出另一種充滿恐懼壓力的輿論來嚇唬任何人,但同時,討論創傷知情,需要我們同時用理性與感性來面對創傷壓力對個人與系統可能造成的巨大損傷。

一位創傷知情的心理師,可以去好奇眼前這位目睹家暴兒童在家庭與學校當中正遭遇到那些創傷壓力?同時,也可以去看見這位兒童,或許正在使用自己的身心資源來“解決問題”。有一些身心症狀(例如自我傷害、上課時睡著了、被老師叫醒的時候突然爆衝發火),可能是這個孩子在孤立無援的狀態下,靠自己解決問題的產物。

一位創傷知情的護士,可以去好奇眼前這位減重不斷失敗糖尿病症狀不斷加重的病人,是不是身上有從未療癒的過去創傷?除了身體的症狀,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心理症狀也須要醫護人員的關心與瞭解?

一位創傷知情的校長,可以去好奇學校老師病假比率越來越高的背後,有沒有系統性的創傷壓力?創傷知情的學校並不是強求所有老師變成比心理師還厲害的創傷診斷人員,而是,學校本身由上到下,願意去營造一個安全愉快的人際互動環境。

套用威斯康辛州的 Department of Health Services 推廣創傷知情照護(trauma-informed care)的核心宣傳標語:療癒奠基於關係之上。創傷知情包括了:了解創傷壓力之影響及其普及性、強調安全、營造信任、擁抱多元化、提供整合性的照護、尊重人權、增進個人的長處與做選擇的自主權、分享權力、以慈悲心來溝通。

 

Wisconsin DHS

推廣創傷知情照護海報的免費下載來源:https://www.dhs.wisconsin.gov/tic/index.ht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