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放創傷壓力:簡介壓力釋放練習(四)

一位練習 TRE 的學員,跟大家分享他的經驗。而我也做出下面的回應。

—————————————————————————————————————————

TRE練習:一段很特別的身心之旅
初次接觸TRE,七個簡單的動作,像極了初級的瑜珈,引發的顫抖反應,心裡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那夜很好睡,就當是另種放鬆練習吧!

接連幾次練習後,有一日,我依然把TRE當作是深層放鬆練習,只是這一次,我進入一種很難用言語述說的經驗,不知是我口拙?還是情緒腦啟動,尚未進入認知腦?

因為經驗太特別,我在結束之後,試著寫下來…

顫抖的身體,喚起了生命中的被遺忘的影像片段:
*姊姊躺在大馬路上哭喊—我在房間角落顫抖,羞愧、害怕….
*哥哥拿著菜刀衝出家門–追出去的我,全身顫抖,盡力阻止這一切,害怕…
*暗夜荒野中,我和一個中年陌生男人站著—全身凍結,沒有感覺,沒有反應,
像是看一幕發生在別人身上的黑白影片—飄在空中的我,慶幸自己還活著…

影像停留在此幕,胸口悶的緊,眼淚在眼眶中,全身顫抖,難受的慌,於是我伸直了雙腳,顫抖停止,讓身體慢慢平靜下來。

身體平靜後,流不出來的眼淚流了下來,那一刻很特別:我接受且承認我的害怕,我原諒了當時的凍結,原諒自己的無能為力,我懂了自己常莫名出現的羞愧感,為何我總擔心自己很淫蕩…我懂了!

雙腳一伸,顫抖就能平靜下來,給了我很大的安全感,啊…原來,我是可以控制,可以保護自己的—這是從身體經驗到的,不是理性教導我,我努力記住的名言佳句!

你若問我,沒事,幹嘛自討苦吃,喚醒這些痛苦的記憶?
這些沈睡的記憶,總是在我不自覺的時候撥弄擾亂我的生活…
TRE的喚醒跟連結,讓我對自己更多的理解和寬容,這是身心整合的過程吧!
表示我的身心容納之窗變大了?


嘉琪的回應:

有些人或許也能夠很快進入這樣釋放創傷的過程。有些人可能要慢慢來。
值得相信的是,
當我們在安全的環境練習 TRE,身體與心靈不會背叛我們。
身體也不會勉強自己去釋放還沒有準備好要釋放的創傷壓力。

比較多人在剛開始釋放壓力的過程,是單純停留在身體層面的,不見得會像這位夥伴一樣,可以在練習三週後,腦海就浮現畫面。通常,越是已經開啟並經歷過部分身心靈復原之旅的夥伴,才比較容易在遇到不同的新練習時(不管是 TRE 、心理劇、感官律動身體治療,或是隱喻/敘事等體驗),有種突然打通任督二脈的體驗。

同時,因為這些身心靈體驗真的很難言喻,所以也會像這位夥伴說的,有種口拙的感覺。不過,雖然這位夥伴懷疑說自己是不是啟動情緒腦,而非認知腦?想澄清的是,從這位夥伴的描述中,並沒有任何被情緒腦劫機的狀況喔~有強烈情緒冒出來,又能夠自我調節在適當時候踩煞車,就不是被情緒大腦劫機了。只是,當我們習慣生活在語言的世界時,確實會對於這些身體感覺以及 felt sense(一種超乎語言的體感),覺得陌生而不熟悉。

療癒的重要元素:賦能/培力(empowerment)與連結(connection)在這位夥伴的分享中,是如此順暢而美麗的呈現著。身體經驗到,雙腳一伸直,顫抖就平靜了,過去的已經過去了,現在的自己,原來這麼有力量,能夠控制與調節自己的身心~身體與心靈重新連結起來了!!!

心靈的傷,身體會記得。心靈的復原力,身體也會記得~

我很感謝這位夥伴的分享。因為,這也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我知道,身心靈療癒的世界裡,有千百種法門。但是,我選擇了不急著完成感官律動心理治療的第三階段訊練(不急著拿認證),而是多花了兩年的時間,去學瑜珈,去學 TRE。因為,我想找到一種可以更接近大眾的自助方式。

TRE 一開始給人的感覺真的很簡單。就七個簡單的動作,然後躺著或坐者,讓身體開始自發顫抖。我曾經教過十歲的孩子,他們一學就會了。

沒錯,就是一個連孩子都可以很快學會的方式。如此簡單,卻又可以如此深入。

但同時也可能因為很簡單,所以讓很多人輕視。

通往療癒的大道上,是沒有歧視的,療癒之法,確實有可能是簡單到大多數人都可以學習。

身心靈的療癒之路,需要的就是我們願意實實在在的去練習看起來一點都不花俏的基本功。

P1300364-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