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大嬸的桃花運?! 了解隱微父權暴力

據說 2021 辛丑年,是個重新回顧並昇華過去生命經驗的旅程,沒想到這農曆一月份,是中年大嬸我重新經驗桃花運的一個月。

中年大嬸的桃花運,引來幾位世界各地的華人中年男子要當我的臉書朋友。

基本上,所有加我臉書好友的人,我一般都會允許,因為使用臉書十幾年來,也沒遇過什麼壞人。而我所有公開發文,基本上都是連個案看到都無害的公益文章、轉貼、生活小品。

臉書等社交媒體發文要做到 “個案看了也不會來告你,未來老闆看了不會解聘你”,這是當年在 Purdue 博士班時,老師與學生們討論建立共識後,我們才開始使用臉書。所以,這等於是我從使用臉書第一天開始就遵守的遊戲規則。

換句話說,對我來說,所有社交網站等網路領域,就是公領域,不是私領域。

所以,遇到有人加我臉書後,對我說: “美女你好!” “看到你的照片很漂亮,想跟你當朋友”,這實在讓我有種錯愕的感覺,因為這些人顯然沒有認真看過我的臉書分享內容與基本資料?

但是,我一開始也沒有特別覺得如何,因為我一開始想說,這跟走在大街上,遇到有男人對女人多看一眼表達欣賞差不多,對方沒有顯現進一步惡意騷擾的狀態下,女人們大可用大女主的氣勢漠視對方,或,清楚用語言設定界線。

尤其,中年大嬸們,早就自帶一種,我就是你姑姑的氣勢啊。

管理兩個臉書粉絲頁(而且標題都有”創傷“兩字),我也收過一些顯然來自於深陷於苦難中的人傳來的訊息。 如果是誠心求助的,我盡量回答。如果帶著會讓人不舒服的圖案與文字的,那我就選擇沈默。

只不過,後來,有些人傳來的訊息,讓我覺得很不舒服,會有種被騷擾的感覺。

而那是一種很高超的騷擾手段!

怎麼說呢?

因為那是一種罵人不帶髒字,語句中潛藏 ”指責+威脅+操弄“,來自中上階級的說話方式。

我來改編舉例給你聽聽:「人們說友誼是世界上比金錢更重要的事情,你不給我你的 line or wechat ,那你就沒有在交朋友啊。」「我留言給你,你怎麼不回?做人要平衡工作與生活,你下班後要留時間來交朋友啊!」

上面沒有一個髒字吧。聽起來符合社會主流價值觀與道德吧。

但這種語句就是想勾起聽者的內疚與羞愧感,操弄我們做出符合說話者期待的行為。

遇到陌生人對我們說這些話,最好的應對方式就是溜之大吉!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因為,一個對我們沒有基本好奇心,從一開始就用隱微的指責,來勾起我們內在羞恥感的人,不分性別種族年紀,都不會是我們真正的朋友。

指責與羞辱,是父權社會當中,非常有效的控制人的手段。

而越是中上階級的聰明人,越懂得如何化指責與羞辱於無形無色無味的手段。

網路上的溝通還只能看到文字,生活中的溝通就會包括非語言的表情與肢體動作。而溝通中,有時候最毒的不是別人說出來的話,而是沒有說出來的弦外之音。

於是,中招的人常常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陷進去的。既然連什麼時候中招都可能不知道,那我們要如何幫助自己呢?

這裡提出兩個重要步驟:

(一)自我覺察在這個互動過程中,我們自己是不是常常感覺到內疚與羞愧呢?而這樣的內疚與羞愧,並不會出現在跟其他人互動的過程中。

(二)然後,我們也可以去跟朋友討論印證一下,對於我們那自我概念良好又情商在線的朋友來說,聽到有人對他們說這些話,他們會有什麼感覺?

是的,社交媒體與網路社會,提供我們之前光是言語溝通時沒有的一個好處,那就是很多訊息變成白紙黑字的紀錄。很多關係的動力透過這樣白紙黑字的呈現,讓我們在互動之後,有第二次的機會去進行覺察與探討。

父權暴力(Patriarchal Violence)還不斷充斥在我們的社會當中,因為一個已經存在幾千年的系統,會很用力地,甚至暴力地,維持系統的恆定。於是父權系統會用各種明顯或隱微的暴力,來確保男性擁有更高的權力地位與主動性。同時,以各種明顯或隱微的暴力來對撼動父權體系的人進行報復。

就像最近在美國發生的槍擊案,犯案的白人男性,可能因為基督教中某些扭曲的基本教義而無法接受自己的性驅力,他選擇以最暴力的方式去傷害相對脆弱開按摩店的亞洲女性。

這不只是簡單的種族歧視問題,這背後有千百年代代相傳的父權暴力。

在父權系統中,男性才有權力採取主動。明明有約會網站他可以不用,直接把臉書當成約會網站,主動追求不認識的女性當好友。

在父權系統中,男性對女性主權與身體有控制的權力,所以,亞洲女性成為全世界各種族男性的性幻想對象,這不是單靠白人搞出來的。

Polly Bemis (1853-1933) 是少數在美國有傳記有電影的華裔女性。在十九世紀,是誰把這個中國北方少數民族的女人賣到美國來?是她的爸爸。她的爸爸在飢荒時把她賣了換糧食。因為千百年來,女兒就是父系家庭拿來交換生存資源的旗子。

究竟當年在美國的中國男人把她買來後,一路輾轉從加州,到奧瑞岡州,再到愛達荷州,這中間,Polly 曾經當過小老婆,還是曾經提供性服務?這一段歷史,一直是無人可知的秘密。因為不管是哪個版本的故事,都不是身為亞洲女性的 Polly 在年老受訪談時可以說出來的。亞洲父權文化中的家醜不可外揚,讓亞洲女性很難說出自己的生命故事。

過去幾百年,”父權暴力“ 與 ”白人至上“ 這兩股力量不斷交織融合,讓原本在亞洲就已經被千百年歷史壓迫到谷底的亞洲女性,需要同時應對兩股力量的挑戰。

對我來說,如果這世界真想改變亞洲女性的處境,那麼在世界各地的亞裔女性可以做兩個嘗試:

(一)在自己的生活圈中,找到值得信任(而不會講話中帶著指責羞辱操弄)的朋友分享自己的故事。這些朋友,可能包括亞洲朋友與白人朋友,因為不分種族,有一部分的人已經懂得如何真誠與人互動,也比較能夠運用理性思考來面對這些複雜的系統議題。

(二)注意防範打著反種族歧視號誌,但底下卻繼承 “父權暴力” 思維的人。換句話說,骨子底繼承父權暴力思維的人,可能在用力反對種族歧視,但轉過頭來,還是會支持男性對女性的控制。(這個部分有點複雜,希望哪天我另外寫文章分享。)

附註: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姑姑照片,其實是反諷法,因為這部表面看起來大女主紅遍亞洲各國的戲劇,簡直就是說明亞洲文化父權暴力的教材。沒錯,為了維護父權,女主角要被暴力挖眼睛,男主角要被暴力斷手臂,一點都不隱微。

著作權 © 胡嘉琪 2021 版權所有

1 關於 “中年大嬸的桃花運?! 了解隱微父權暴力”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阿爾法(領導者)猩猩是比人有愛的:當父權暴力與階級壓迫結合 | Peace Body Mi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