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法(領導者)猩猩是比人有愛的:當父權暴力與階級壓迫結合

上一篇從中年大嬸的桃花運探討父權暴力,可能有人會說,中年大嬸是不是很仇視男性啊?哎,不是這樣的,人家去年還跟年輕妹妹一起錄製了一段視頻來表達,真正的阿爾法雄性領導者,在家的時候是幫女兒做早餐,幫太太做晚餐的。而在人家猩猩的世界裡面,只有又強壯又有高度同理心的阿爾法領導者才能久坐其位。

阿爾法領導者安慰族群中的弱勢族群

其實,如果只是單純的父權社會,就像猩猩的世界一樣,父(母)慈子(女)孝,兄(姐)友弟(妹)恭。有高低秩序,並不代表有絕對的壓迫。

相反地,上下清楚的順序,可以是一種愛的序位

父母比子女更強壯更有智慧,所以,父母的序位在上。在上位者的父母,提供在下位者的子女慈愛的照顧與保護。當子女的安全堡壘,讓子女有信心去外面的世界探險而不畏懼沒有背後的靠山。然後,當子女在外面受到挫折的時候,可以回到爸爸媽媽這個安全天堂尋求撫慰。於是,子女對父母建立安全的依附關係。而透過這個安全依附的循環(Circle of Security),子女一次又一次出外探險與成長,終於長大成熟!

而當父母逐漸衰老的時候,就會慢慢開始展開相反的歷程。羽翼豐滿的子女,自然成為年老衰弱父母的安全堡壘與安全天堂。在子女的鼓勵下,年老的父母嘗試新鮮的事物(不用懷疑,九十歲的奶奶也能學會滑平板),而在子女的照顧下,年老的父母生病時有所依靠。

父慈子孝,華人文化其實幾千年前,就用四個字描述了 Bowlby 的依附關係理論,依附關係是人這一輩子的核心關係,從搖籃到墳墓!父慈子孝,是有先後順序的。

人家猩猩們建立階級順序,發乎情,止乎禮

那麼,人類世界是如何走到 ”禽獸不如“ 的地步呢?

讓我來講個故事給你聽,那就是,很久很久以前,人類不小心拿到了魔戒,拿到魔戒後的人類,享受了力量的果實,於是,擁有魔戒的人類開始渴望自己跟自己的家族能 ”永久“ 保有領導地位及其附帶的 ”所有“ 資源。

擁有魔戒的領導者,開始把人畫分等級。只有領導階級生出來的後代,才能繼承領導階級的資源。其他的人呢,就被依序劃分成各式各樣的等級。有些是稍稍具有流動性的中間服務階級,有些是世世代代無法翻身的奴隸。

既然要劃分階級,第一個明顯差別就是性別,那不好意思,既然是父權社會,男性就永遠比女性高一等級。

即然要劃分階級,家族姓氏也是明顯的差別,所以,某些姓氏的家族就高貴,某些姓氏的家族就低賤。

既然要劃分階級,那皮膚顏色與種族也很明顯。剛好歐洲亞洲掌權的人不知為何膚色都白一點,那膚色深一點的,就被排到低等位置上去。

那性別與膚色都一樣很難區分時,就創造服飾!不同階級的人,按照衣服顏色與式樣劃分。

(啊當然沒有魔戒,以上是隱喻故事)

不過,總之,經過幾百幾千年的累積,父權暴力與階級壓迫就完全成形了!

To be continued……

If you are interested, here is the original talk by Dr. Frans De Wall

著作權 © 胡嘉琪 2021 版權所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