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系統改變

犯錯、被拒絕、失敗,才能學習(創造力系列)

一位好心的學生,幫我把這幾年創作出來的三本英文故事繪本推薦給台灣某家心理方面的出版社,讓我們很開心的是,編輯研究後覺得值得推薦給整個編輯部門討論看看。

等待一週半後,我用充滿同理心的誠懇口氣,寫信給出版社,說明我很了解台灣的出版界在過去兩年非常不景氣,而這套故事繪本也真的是比較特別,他們從來沒有出版過的類型,所以,如果他們覺得這不是一個可行的合作案,可否盡快通知美式作風的我,我才能 move on to next plan!

果然,幾天後我就收到也很誠心的拒絕信。這樣真好啊!!!

只是,推薦的學生抱歉說沒有幫上忙。我也寫了一段話,真心的說,其實這樣嘗試後知道行不通,是幫了很大的一個忙喔!

這其實不是第一封拒絕信。之前其他的幾家出版社,只是,就沒有下文了。

你知道的,華人的作風就是跟你說,噢,好喔,我們會研究看看喔~

然後,沒有聽到下文,我們就要高情商的知道,是被拒絕了。

可是,沒有解釋的拒絕,讓我們完全無法搜集訊息。

現在我們學到了,要找有出繪本的出版社,不能因為這是心理相關的內容就去找心理方面的出版社,人家沒有這方面經驗,自然幫不上忙啊~

而我,在跟當編輯的朋友聊天過後才知道,其實對出版社編輯部門來說,要寫這種拒絕信很累,因為也不知道這些被推薦來的作者到底是誰?然後每週或每月有這麼多無法出版的書,這是當編輯覺得很頭痛的工作之一。

在瞭解這樣的狀況之後,我才學習到,嗯,原來跟出版社溝通,還要很明確的讓對方知道,其實我不害怕被拒絕,只要清楚告訴我,這東西的調性合不合,這樣,真的可以幫助我更清楚狀況!所以,我特別珍惜願意跟我說明狀況的出版社。(這也包括學生們,因為,我真的也不清楚台灣的出版社版圖啊!)

這跟約會一樣啊~合不來的,不代表其中一方是不好的。就只是不合。

可以清楚從更多的回馈中知道什麼合,什麼不合,才能夠更快速修改下一步的方向。

這個,不管是創意還是約會還是心理諮商,都一樣啊!

可是,這卻是,非常難的一關。

因為,過去的家庭與教育系統,讓我們很害怕犯錯,

更害怕被拒絕與不完美的 “失敗”。

在這場 TED 演講中,印度裔的女性程式設計師 Rashma Saujani,說明身為女性要成為工程師的挑戰,完全不在於腦力上的差異,而是,女生從小被教導要完美,而男生從小就被鼓勵要勇敢。

哇,那在華人世界,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從小都被教導要完美啊!

你有聽過哪個家長老師慶祝小孩考試沒有考一百分的嗎?

所以,身為華人,我們是不是普遍都有「勇氣匱乏」的問題呢?

如同這個演講中說到的,要運用創造力來寫電腦程式語言,其實很需要不斷犯錯,不斷從挫折中修改程式編碼。而在我跟寫程式的人聊天時,我學到的是,甚至,很多時候他們要有勇氣且理性地承認,努力半天的程式語言,犯了嚴重的系統錯誤,要整個砍掉重寫。

當我們無法接受自己可以犯錯,自己可以失敗,自己可以被拒絕,我們也很難有創造的勇氣。

上一篇,我談到一個強調 “嚴厲且絕對” 獎懲的教育系統,會讓我們都變成缺乏創造力只會服從指令的狗奴才。

請不要誤會,我其實超愛狗的,所以用狗奴才這個詞,並不是單純在汙辱人,有些人,其實覺得貓貓跟狗狗是比很多人類更高貴的存在啊。

只是,狗狗真的就是有奴性,只要你手上有狗餅乾,狗狗就很容易會服從你的命令。人類愛狗,並不是因為狗狗每天在你回家時,就會創造出一個新的驚奇。人類愛狗,是因為狗狗,一年 365 天,不管春夏秋冬,不論下雨放晴,在你進門的那一刻,狗狗都會重複一模一樣的動作歡迎你。

所以,弱勢的女性(以及長期處於弱勢的華人大眾),都被訓練得要 “完美”。

“完美”,才能重複一樣的動作不犯錯。

“完美”,才能討喜。

“完美”,是權力低下的一方,在系統中求生存的情非得已的生存之道。

換句話說,這樣的 “完美” 並不是來自於打從心裡熱愛一件事,不斷練習精進的完美。

這樣的 “完美” 來自於恐懼。

而在華人世界裡,這些恐懼,來自於集體未療癒的創傷。

其實,我從小就很膽小。

有陌生人來我就會躲進房間,走路到新的地方我會害怕,連小時候坐上摩托車覺得車速太快都會不管三七二十一跳車。

現在的我,還是有很多時候很膽小。

不過,我開始承諾自己的內在小孩與內在青少年,要來慢慢練習勇敢。

真正的勇敢,是即使害怕,也不放棄。真正的勇敢,也是不會去逼自己做太害怕的事情。

於是,過去這幾年不斷練習之後,我好像真的長出多一些些勇氣了。

也更明白,其實有很多時候,我們需要的不是長出勇氣,而是減少羞愧與罪惡感。

或許,我沒有長出太多新的勇氣(畢竟,我的神經系統就還是挺敏感的啊)。

只是,我越來越不會讓 “羞愧與罪惡感” 蒙蔽我的雙眼,讓我無法理性思考,一下子就掉入那個害怕犯錯與失敗的大黑洞。

人生,不是 “是非題”,不是只有對錯。

就像上面提到的學生,在跟我對話後,說出很棒的比喻。這樣遭到拒絕就像是:

在旅行時被通知飛機停班之後,我們再去找其他的交通工具。

你希歡的跟我喜歡的不一樣,我不用因為被拒絕而感到羞愧。

你覺得重要的跟我覺得重要的不一樣,我也不用因此而有罪惡感。

這樣一想,人生,就是一塊好大的空白畫布,等我們去發揮創造力啊~

 

 

 

 

 

只有獎懲,就是把孩子當狗養(創造力系列)

之前在臉書粉絲頁上提到,我在回台灣上課過程中,聽到一些學校老師或家長把正念靜心,變成 “不能講話不能跟他人互動” 的處罰。陸續以來,我也繼續看到不同的老師或家長,很無力在面對著其他 “大人” 對孩子採用嚴厲獎罰制度的常態(例如,懲罰孩子不准下課,懲罰孩子在沒有背完課文之前不能去操場上玩或不能上自己喜歡的美術課,懲罰父母跟孩子一起做寫不完的回家作業,懲罰孩子停學……)。

我不禁想用一個比較嚴肅的口氣說:「在一個進化的社會中,我們不要再把小孩當成貓狗來養了!」(PS:我超愛狗也超愛貓的,所以,這裡沒有要用貓狗來侮辱人的意思。同時,不管我再怎麼愛狗也愛貓,我也知道,狗狗跟貓貓就不是人啊)

雖然心理學理論中的行為學派,以清楚解釋獎勵與懲罰著名,但行為學派並沒有叫我們把孩子當貓狗來養啊!!!我們是人不是貓狗,所以,除了外在的獎勵與懲罰(屬於行為學派講的 “制約 conditioning”),還有好多學習與教育的方法。

在行為學派的教科書中,獎勵(正增強, positive reinforcement)的例子可能是:小狗只要雙腳站起來,就可以得到狗餅乾(獎勵),於是小狗就在累積好多經驗之後,學習到雙腳站起來就會有獎賞。

然後,這樣的理論就被延伸到人的身上,小朋友只要考XX分,就可以得到餅乾(或者其他獎賞),於是小朋友就會努力考高分得獎賞(?!!!)。

等等,這不就是我們把小孩當狗教啊?

如果我們的社會只有把小孩當狗教,有天這隻狗會反過來咬你吧?

小狗本身不覺得雙腳站立有什麼特別的好玩之處,才會需要外在獎勵讓自己能這樣做。

可是,小朋友是「人」,是人就有天生的好奇心與學習動機,學習過程本身,就充滿能夠讓我們開心快樂享受的種種可能性。

對未知的事物感到困惑,卻不因這樣的困惑感到挫折,甚至能夠啟動好奇心去觀察、去不斷搜集資料、然後再不斷地進行實驗去探索。這就是人類最珍貴的創造力。

對於自己認同的技能,可以反覆練習,再從回顧經驗中,找出下一次練習的嘗試目標,終於達到一種熟練,讓自己滿意的程度,這就是人類最珍貴的成就動機。

正因為人類有創造力,有成就動機,我們才創造出當今這個盛世。

如果把小孩子當狗養,就是以為對小孩子來說,只有吃餅乾喝果汁這種可以滿足原始口腹之慾的獎勵,才能夠滿足孩子最核心的需求(行為學派中稱此為原增強物, primary reinforcer),換句話說,就是沒有去看到孩子內在與生俱來的原始學習與成長的動機。

或許,五十年前,當大多數華人還活在吃不飽穿不暖的世界中,吃,滿足了我們最原始的需求,所以,吃,可以是最有效的獎賞品。可現在,如果你有機會讀到這篇網路文章,花得起錢買手機或電腦,我假設你的生活已經脫離那種每天起床就要拼全命才能至少有點吃的。

只是,我們即使不把孩子當狗養,我們卻有可能把孩子當狗奴才養。

我們所創造出來的系統,有可能還是繼續 “有效的” 剝奪孩子內在的創造力與成就動機。

不斷逼使孩子,每天忙碌的爭取外在獎勵、避免外在懲罰。

只是,當一個人失去自己的內在動機與力量,這個人就變成狗奴才。

 

最近在聽這本書的英文版,《創造力:生命中缺乏的不是創意,而是釋放內在寶藏的勇氣》。作者曾經出版暢銷全球的回憶錄《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 Eat, Pray, Love》,作者的回憶錄還被改編拍成電影,女主角是我很喜歡的茱莉雅羅伯茲(Julia Roberts)。

這部多年前的電影中有這麼一段對話,女主角跟來訪的女性朋友在義大利吃披薩,女主角看到女性朋友因為最近胖了幾公斤就不敢吃。女主角說,我已經受夠這些社會給的罪惡感了,我要好好享受眼前的美食,再好好的跟你一起去看足球賽,明天在好好的跟你一起出去玩。

是啊,過多的嚴厲懲罰並不會真正在幫助我們學習,而是讓我們不斷活在責怪自己的罪惡感當中,甚至,學會的是如何當狗奴才去臣服於力量強大者。電影中女主角的一個人旅行,是一趟重新恢復個人內在動機與力量的旅行。

也因此,多年後,作者在討論創造力的書中誠懇的說,創造力,是每個人與生俱有的。我們創造,不是為了變成暢銷作家,不是為了一個可以穩定的職業,而是單純的去把這個屬於我們,身而為人的特性,在生活中找各種不同的方式,活出來。

活出創造力,也就是讓我們以身為人的身份而活著。

作者在旅行時,遇過一個遊牧老人,這個老人的財產只有身上的一兩個包,還有一頭羊。可是,讓作者記憶深刻而感覺到世界美麗的,是老人把羊的兩隻角,塗上了鮮艷多變的色彩。

這老人的藝術創作,永遠不會得到什麼創作獎,也永遠不會開畫展,也賺不到一分錢。可這就是一種生活態度。不管生活多苦多窮,總是以身為人的姿態,活著。

有沒有可能,在我們的教育系統中,給孩子一些些單純抒發創造力的空間?可能是塗鴉、可能是寫歌詞、可能是幾個人編一齣劇。

同時,在我們的教育系統中,給孩子單純除了反覆練習考試技巧之外,練習其他技能的時間?可能是花兩個小時終於能夠用滑板而不摔跤、可能是花半天熟悉如何用蠟筆創造層層疊疊色彩的技巧、或者,花好幾個星期,慢慢克服對爬樹攀岩的恐懼,進而找到掌握身體肌肉的技巧。

或者,就像週日早晨的我,很幸福,花了兩三個小時的時間,一邊閱讀思考,一邊創作本文,一邊改寫到讓自己滿意的程度,中間,還去煎了蛋餅沏了烏龍茶。

這讓我覺得我身為一個人活著,真好~

可是這樣的我,從小學到高中,遇到作文課與美術課,我很頭疼。

為什麼呢?因為所有的課程就是,五十分鐘,或者,最多兩節合起來,一百分鐘。

我,我還在慢慢感受慢慢思考的時候,就變成上課寫不出作文交不出作業的壞學生了。

還有,我明明對某個數學或物理原則有興趣了,可時覺得還半懂不懂,上課時間就結束了,該換背英文單字與文法了。

是誰 “設計” 出這種課程架構的?這樣的課程架構是要訓練什麼人才?

是要訓練出可以按照時間聽從上級指示變換作業項目的狗奴才吧?!

而身為心理治療師,最難過的是看到無法適應這種課程結構的孩子與青少年,被標籤為 “問題”。

甚至,被這些標籤與壓力,逼出身心的創傷。

或許是因為自己經歷過這種痛苦,我也更能夠理解許多比當年的我更敏感更有特殊需求的孩子跟青少年。

同時,中年的我,對於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執著於獎勵與懲罰的家長與父母,也有更多的寬容心與耐心。也能深深同理,他們的執念背後,藏著他們自己(和整個世代)未療癒的創傷。

「成為一個人」,這真是一條漫長的旅途啊~

 

 

WTF?!

剛開始聽這本有聲書:WTF? – What’s the Future and Why It’s Up to Us by Tim O’Reilly。想先來討論一下這個書名。WTF? 通常是 What the Fxxk? 的簡寫。WFT? 中文可以翻譯為:「哇~靠~不會吧?!怎麼會這樣啊?」簡而言之,這是在人類面對一種無可奈何又無法置信的情境時,抒發生氣、挫折、困惑、驚訝等情緒的詞句。沒錯,簡單的三個英文字母,原來表達了這麼多重複雜的情緒~

例如,你走路一出門就踩到狗屎,這時候你可能會用中文說「哇~靠~不會吧?!怎麼會這樣啊?是誰啦?」,你也可以說:「WTF?! 是誰遛狗到我家門口啊?」

面對人類社會的現況與未來,其實,很多人大概也會想說: WTF?! 到底人類社會接下來會因為科技的介入而演變成什麼樣子呢?Tim O’Reilly 分享了過去十幾二十年,科技如何形塑商業,而社會又如何受到影響的觀察。

我們的世界,被各平台的程式語言邏輯控制著,就像身為讀者的你,有沒有可能透過我的臉書紛絲頁注意到這一篇文章,決定於你過去幾週的臉書使用習慣,而不是你此刻有沒有想到我。

去年此時,正在陪著一位印度朋友搬家,在搬家工人要來的幾天前,她很沮喪的接到通知,本來說好要為他保留一台中型貨車的租車中心,電腦卻說,沒有之前保留的車型,只有更大台的車(很大台,等於一班車子的 2.5 倍長,一般人開起來很危險)。她抗議了老半天,我也看到停車場上有她本來要的中型車,但租車中心的人員只能說,對不起,我們公司的電腦這樣說。

在那一刻,除了說 WTF?! 我也深切體認到,這個世界,真的被電腦控制了。在沒有電腦連線之前,這個鄉下小鎮的租車中心,會有老闆或辦事人員,按照自己的經驗與良心,選出一台貨車,租出去。可現在,全國連線的電腦會去計算租給這個人哪一種車才可以對公司的利益最佳化。

Screen Shot 2018-04-22 at 11.55.22 AM

所以,這世界是已經被電腦控管了嗎?

作者還沒有完全放棄呢~因為到目前為止,寫電腦程式的還是人,如果可以培養出有仁心的程式設計師,那麼這世界的方向是可能改變的(雖然這個也已經快被打破了,因為 AI 裡面已經有機械學習,已經開始有自己可以繼續學習的機器人了)。

作者舉出 1997-1998 最重要的發展就是 Open Source 的程式碼,以及很多以同樣概念而建立起來的網路服務平台,例如 Wikipedia。因為有 Open Source 很多科技與網路發展是如此的迅速,訊息的傳播也如此有效率。在科技發展史上,一般人只聽過那些因為獨賣專利而賺大錢的老闆們,但卻很少聽到那些把研究結果變成 Open Source 的先驅們。因為這群人願意把程式語言免費開放,才造就出許多新的方向。當然,作者也試圖舉出,一些目前可以賺錢的網路企業,也是因為讓消費者能夠參與,才造就讓人不由得讚嘆 WFT? 的成功。

於是我在想,那助人工作領域的 Open Source 在哪裡?

在創傷知情的領域裡面,什麼東西適合變成 open source? 什麼東西需要使用者付費才能獲得更進一步的訓練?當然,沒有人可以給我這些問題的答案,我要用今年剩下來的時間,繼續做實驗,繼續尋找夥伴,繼續尋找答案。

 

 

變形蟲組織,寄生蟲生存之道~

助人工作者,在這個金字塔的社會階級中,屬於相對弱勢的職業領域。於是,近幾年來,不管在美國還是在台灣,就會出現這樣的對話場景:

 

在美交通大學校友:那個交大請我回去演講都是包機票錢,住宿費,講師費用的啊~

我:嗯~~~(什麼時候新竹交大會這樣請我回去?上海交大可以這樣請我過去嗎?)

北一女高中同學:我們這些四十左右的,很多人都不知道要如何投資身上多出來的幾百萬幾千萬存款。

我:嗯~~~(啊,原來~這是我離開的世界的樣子~)

對於念諮商好奇的中國在美國留學生:請問你們這一行,在美國每年到底可以賺多少錢?

我:可以這樣回答,你去唸四年的機械工程本科,畢業後賺的錢,是唸四年心理本科加上五年諮商心理博士之後薪水的兩倍到三倍,過幾年之後,差距可以大到五倍甚至十倍。

中國在美留學生:嗯~~~(無語往後退三步)

念商業的朋友們的集合體:你們要開公司就開啊?就請個會計師開公司很容易。請專業攝影師一般來說一小時五六千元,靠關係可以降到兩千啦。做動畫廣告,一秒鐘最低價應該可以找到兩千元台幣吧,如果一秒花兩千元美金,台北絕對有團隊有實力幫你做出迪士尼動畫水準的廣告喔!

我:嗯~~~(柯市長說得沒錯,設計真的是需要花錢的!)

工程師老公:那些社工師每天都有錢去買星巴克咖啡,為什麼不能多付點錢請你去上課?

我:蛤?~~~(爆衝生氣,夫妻吵架中)

 

面對高聳入雲天的金字塔階級結構,有哪些解套方法呢?生氣與吵架在此時好像也沒有什麼用了。我開始想到二十年前讀過的管理哲學:變形蟲組織。也就是企業理論家觀察企業模仿變形蟲,能改變自己的型態,甚至結合成聯盟,以適應環境的一種生存方式。

1993 年,天下文化出版了“變形蟲組織”這本書,網路上的廣告是這樣寫的:“什麼是變形蟲組織?許多人都在問。它就在你的四周,流著移民社會台灣人的血液──彈性、速度、愛拼才會贏。當跨國企業危機頻傳,當官僚組織面臨淘汰,西方學者、業界苦思對策,沒想到如獲至寶的新發現:竟是台灣中小企業行之已久的生存方式。這股看不見的優勢,就是你不能不知道的──變形蟲組織。”

讀到上面這一段,讓我有種莫名感動,繞了一圈,原來當年在交大念工業工程沒有白念啊。

原來,從台灣出身的我,身上就流著移動勞工的血液,在底層生存的重要策略之一,就是可以成為變形寄生蟲~

變形寄生蟲,不就最符合道家的哲學:

“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名,長養萬物”。

無形又無名,故可自由逍遙變形。

世間所有滋養萬物的存在,不都是如此?

無名的媽媽、無名的善人、無名的大愛

可以變形的寄生蟲,這是我最近在設計自己生活時的心情,也是我在設計課程訓練時的想法。

Slide5

其實,這也是我在設計「華人創傷知情推廣團隊」時的想法,這可以是一個變形寄生蟲組織,底下可以有不同的合作項目,跟不同的個體和單位結盟。但到環境變動,或者階段性任務達成,組織就會自動瓦解,或者,繼續變形。

只是,要能夠成功組合變形蟲聯盟,其實需要參與的每個人,都具有以下五種核心能力,不然,很難適應這種沒有硬性結構的組織型態。換句話說,我想做的,也是透過設計中一種組織,讓組織型態,變成鼓勵其中的參與者需要在適應組織的過程中,不斷自我成長以累積五大核心能力。

人,是形成組織的重要關鍵。

組織型態,也會反過來影響其中成員的人格。

人與環境的,永遠是相互影響的。

Slide7

 

實踐創傷知情推廣:高雄與彰化班學員的經驗

過去兩年來,在高雄與彰化各有一小群學員跟著我上了中階系列課程。

大致上,在課程與實踐經驗方面可以歸納為:

(一)多元管道的初階(一天到兩天)加上《從聽故事開始療癒》的閱讀與實踐

(二)兩次中階工作坊,加上中間的小組討論與跨洋連線小組督導討論

(三)回流當助教,高雄班的同學有機會免費到彰化班當助教

(四)由嘉琪老師統籌,台灣同學親自去幾個學諮中心提供創傷知情訓練工作坊

(五)同學自己獨立在外面把所學整合到原有的教學與助人脈絡中

這次從美國回台灣,在四月二十九日週日,針對這兩班同學,我們將一起合作舉辦一個小型的交流研討會。這個交流會目前是不對外公開的,By invitation only,只有這兩班學員跟幾個受邀的老師會參加。在訓練的概念上,我把這個當成是 “高階” 訓練的一部份。但這個部分是不收學費的,大家只需要自己負擔場地食宿費用與交通費用,還有,每個人都需要做至少十分鐘的實踐機驗分享。

為什麼我覺得這樣的實踐經驗交流研討會是創傷知情訓練的 “高階” 呢?

第一,因為從之前我就說,我發不出什麼證照,創傷知情就是一種實踐態度,我沒有辦法保證一個人可以認真實踐,連我自己有時候都會忘記照顧自己,面對重大創傷壓力個案的時候,要被震倒了,才知道最近自己狀況不夠好。這種自我監督自我照顧的態度,是成為創傷知情的助人工作者的重要特質,所以,這不是靠什麼機構發認證給你可以證明的,是要靠你自己從生活中點點滴滴實踐才可能達成的。

第二,之前我提出過成為創傷知情助人工作者的四大核心能力(一)(二),現在我加上第五個核心能力:

身體力行之 “行動力”:基於對身心整合之了解,創傷知情推廣團隊重視調節身體可以幫助我們進一步調節心理狀態的基本原則,願意身體力行,照顧自己的身心安定,然後再去協助他人。同時,本團隊強調身體力行的行動力,採用小型試驗的策略,能夠以敏捷(agile)的回應來累積對創傷壓力進行預防與處遇的因應之道與系統知識。

整個台灣有很多領域需要創傷知情相關知識:不管是從青少年的安置機構、受家庭暴力侵害的女性(甚至男性),到充滿創傷壓力的醫院,甚至,因為經濟壓力上升而飽受壓力的企業界。成為創傷知情的助人工作者,需要開始整合如何進行團體策略聯盟的實戰經驗。才有可能把身心整合的各種方法,更加普及到社會大眾身上。

這個知識,其實很少有老師可以教你。為什麼呢?因為整個美國的心理治療界,拿到博士與醫學學位的心理師與精神科醫師,一般人靠著看一對一個案的收入,就吃飽了。再不然,有能力建立起可以發認證的機構,講師們提供一天工作坊訓練的收入也很高。而美國社工實務界,跟台灣社工實務界一樣,在資源不足的狀態下苦苦掙扎,也不見得有空去發展什麼策略聯盟(當然,當上社工界大學教授的美國老師,例如 Brene Brown,就很漂亮的示範,運用自己身在大學的資源,發展出很接地氣的助人訓練,並且把知識推廣給社會大眾)。

但這樣的知識,可以透過你自己主動去實踐,實踐後與同儕與老師討論,開始慢慢累積。

困而後學,其實不用等到我們跌了一大跤才能學習,可是是小型的試驗。例如,四月二十九日要來參加交流分享會的學員中:

有些人嘗試對自己學校的其他老師,做了兩小時的創傷知情簡報,一方面練練自己的膽子,一方面也開始發現,要對沒有學過諮商輔導的其他導師說話時,還需要繼續調整用詞與例子。

有些人到金門去提供當地的諮商輔導社工人員創傷知情訓練,在到處都還留著戰爭創傷壓力的環境中去講課,自己也更實際去了解當地人文歷史。

也有學員把奠基於人我神經生理心理學的身心整合取向的創傷知情概念與小技巧,跟 EMDR 做進一步結合。

也有學員想把創傷知情與依附理論的重要概念,帶到台灣的幼兒照顧場域,創傷預防,要從這麼小就開始做起啊!

或者,有些學員的重心是先照顧自己與自己的家人,每天都體驗到什麼叫做先安頓自己的身心,才有可能給家人一個能夠安頓身心的居家空間。

還有,嘉琪老師也會分享過去一年來,繼續學習社會企業,開發重量毯的實踐經驗。

以上的想法與行動,本身就是一種新的嘗試,我的理念是,可以在不需要犧牲小我的狀況下,能夠真正達到自助而後助人的夢想。

 

對於 2018-2019 年中階系列課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選這個連結喔:

2018-2019 中階系列課程規劃草案

推廣創傷知情(trauma-informed)

「知識就是力量」,當我們擁有知識,我們擁有重新看清楚這個世界的力量,也擁有運用知識來改變這個世界的力量。

 

每當我被問到什麼是「創傷知情(trauma-informed)」,我的第一個回答通常就是:「知識就是力量」,「知情」就代表我們擁有知識,所以,「創傷知情」,就是我們擁有關於創傷的知識,以及這些知識所帶來的力量。

換句話說,「創傷知情」就是我們能夠辨認創傷壓力, 能夠了解創傷壓力對個人與系統帶來的影響,甚至,對於創傷的知識,帶給個人與系統能夠進一步預防與療癒創傷的力量。

和幾個朋友討論後,我們想成立「華人創傷知情推廣團隊」,慢慢結合眾人之力,向大眾推廣創傷知情。希望有一天,當有更多的人擁有知識,眾人的知識所集結起來的力量,能夠打造出許多創傷知情且實踐慈悲心的系統 (systems that’s trauma-informed and compassionate)。

我們想強調實踐慈悲心(或悲憫心, compassion)這個部分,因為,創傷知情並不是用一種控訴的態度來譴責過去的創傷,創傷知情是培養個人與社會更深刻的慈悲心(或悲天憫人之心)。

曾經同意我把她的一小部分故事寫進我的第一本書「從聽故事開始療癒」的個案,用她生命中所遭遇到的複雜創傷故事,以及此時此刻繼續深陷的掙扎,教導著我,生命本身不論如何永遠帶著高貴的韌性。創傷壓力過後,有可能同時在生命中留下傷痕以及成長。

換句話說,討論創傷知情,並不是創造出另一種充滿恐懼壓力的輿論來嚇唬任何人,但同時,討論創傷知情,需要我們同時用理性與感性來面對創傷壓力對個人與系統可能造成的巨大損傷。

一位創傷知情的心理師,可以去好奇眼前這位目睹家暴兒童在家庭與學校當中正遭遇到那些創傷壓力?同時,也可以去看見這位兒童,或許正在使用自己的身心資源來“解決問題”。有一些身心症狀(例如自我傷害、上課時睡著了、被老師叫醒的時候突然爆衝發火),可能是這個孩子在孤立無援的狀態下,靠自己解決問題的產物。

一位創傷知情的護士,可以去好奇眼前這位減重不斷失敗糖尿病症狀不斷加重的病人,是不是身上有從未療癒的過去創傷?除了身體的症狀,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心理症狀也須要醫護人員的關心與瞭解?

一位創傷知情的校長,可以去好奇學校老師病假比率越來越高的背後,有沒有系統性的創傷壓力?創傷知情的學校並不是強求所有老師變成比心理師還厲害的創傷診斷人員,而是,學校本身由上到下,願意去營造一個安全愉快的人際互動環境。

套用威斯康辛州的 Department of Health Services 推廣創傷知情照護(trauma-informed care)的核心宣傳標語:療癒奠基於關係之上。創傷知情包括了:了解創傷壓力之影響及其普及性、強調安全、營造信任、擁抱多元化、提供整合性的照護、尊重人權、增進個人的長處與做選擇的自主權、分享權力、以慈悲心來溝通。

 

Wisconsin DHS

推廣創傷知情照護海報的免費下載來源:https://www.dhs.wisconsin.gov/tic/index.htm

關於建立人脈(social networking)

當年在 Purdue 的 Center for Career Opportunities, CCO (生涯發展中心)擔任助理一年,我覺得這是讓我終生受益的一年。

那一年的工作,不只是解決了當年念博士班學費的問題(當助理就可以免學費,每個月還有一點點錢可以領),更是真正學習到美國的生涯發展文化。

一般人或許會學習到美國發展出生涯興趣測驗或生涯價值觀測驗,但這些都只是生涯發展的最最基本,就是了解自己。

但是,美國人跟中國人都同意:“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所以,了解自己之後,不瞭解環境,那怎找得到懂自己的伯樂呢?

於是,我從 Purdue 的 CCO 學習到,在美國最重要的生存之道就是:建立人脈關係 social networking!

沒錯,美國人跟中國人其實都是地球人。只要是地球人,走到哪裡,都是要靠 “關係”。

今天一位年輕朋友,音樂治療師林威宇,說得好:“這是一個打群架的年代”。

以前的關係,或許就是靠家族關係。

今天,不管是華人世界還是美國人世界,很多人要靠的就是自己一點一滴累積的人脈關係。

所以,美國兩大社交網路:Facebook and Linkedin,是目前中生代累積人脈關係的管道。這並不只是秀秀你家過節吃什麼的照片,或者你剛換了工作,而是用來積極拓展人脈關係的管道。沒錯,我的 Facebook and Linkedin accounts,都是我的個人履歷表

但不只是如此,要累積人脈關係,最重要的是 reach out (主動去接觸其他人)。

不認識任何人?沒關係,這兩大網絡允許你上去搜尋,然後主動去交朋友~

今年 2018 年,你想要如何建立人脈關係呢?

或許,讓自己敞開心胸,願意去多認識與你有緣分的人吧~